別殺,別只剩下殺…

羊毛氈製作/攝影:上手下手∣詩:劉佳蕙∣美術編輯:Ozzy Chen

 

“我不相信謀殺,不管那謀殺發生在家裡、街頭、荒郊野外,還是刑場上。”
~Aba Gayle 阿芭・蓋兒,美國被害者家屬

死刑是一個複雜的議題,很難三言兩語討論清楚,似乎也很難彼此說服。但在推動廢除死刑運動的這些年來,我們強烈地感受到一件事情,那就是不管支持或反對死刑的人,都希望生活在一個安全的社會中,因此,我們必須嘗試了解,為什麼有共同期盼的大家,卻對刑罰的選擇有那麼大的差異?原因是什麼?或許這就是對話、互相了解的基礎和開始。

“我們心裡都有一把尺,衡量罪惡與正義。
但是當有錯殺的可能,我們還能保住好人與壞人之間那一點點的差別嗎?“
~張娟芬,《殺戮的艱難》

冤案是許多人支持廢死的起點,但絕對不是唯一理由。廢除死刑推動聯盟於2003年由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台灣人權促進會推動成立,就是因為當時兩個團體救援死刑冤案,看到江國慶、盧正的冤死;以及蘇建和案、徐自強案當事人與死神拔河的急迫感,才決定不能僅做「個案」救援,還要談制度的改革。唯一能避免無辜的人枉死在國家機器下就是廢除死刑。

根據最新的資料,從1973年開始,美國已經有156位死刑犯洗刷清白、平反冤屈,每年有將近4位死刑犯從鬼門關走回來。台灣呢,目前只有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三位死刑犯被平反,而你相信台灣除了這幾位,沒有其他的冤案嗎?至少廢死聯盟經過仔細的研究和確認,目前在救援的死刑冤案就有邱和順、鄭性澤和謝志宏三人。至於是否還有其他的個案?我們絕對不敢說沒有,只是還需要看到更多資料及研究才能做出判斷。

“政治領袖必須在資訊充足的情況下為廢死與否做出理性判斷,並遵守當代人權標準,
人民的情感不應該是刑事政策唯一的考量。“
~Roger Hood,英國牛津大學刑法榮譽教授

台灣政治人物都以「民意支持死刑」作為維持死刑制度的理由,但民意的真相到底是什麼?2014年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委託中研院進行「台灣民眾對死刑的態度與相關價值調查」,全台抽樣完成了2039位受訪者面對面的訪談,不令人意外,有85%的民眾「不贊成廢除死刑」,這和歷年來的調查結果相去不遠。但過去所謂的調查通常都是電話訪問、抽樣不嚴謹且問題單一。而2014年中研院的調查則是有104道題目的問卷,深入分析這些題目,除了可以很表面的知道所謂「台灣民意支持死刑」之外,更可以有些深入的解讀。從調查中我們知道,若一般民眾有更多關於死刑的訊息或知識,例如死刑制度的不完美、錯殺的可能性存在,就會更傾向廢除死刑;亦或者有替代措施可以選擇,不管是終身監禁不得假釋或者無期徒刑但一定年限後有假釋的機會,都會讓民眾不再堅持維持死刑。

 

2014年廢死聯盟民意調查

  你是否支持廢除死刑?  如果廢除死刑,並以終身監禁取代,但允許表現良好的受刑人在服刑25年後可以申請假釋,並且再犯率極低,你支持這樣的措施嗎? 如果將死刑廢除,並以終身監禁不得假釋再加上受刑人必須在監獄中工作,以其所得補償被害者家屬,你支持這樣的措施嗎?
贊成 12% 41% 71%
反對 85% 55%(其中強烈反對只有17%) 27%


台灣已經簽署兩公約,保留死刑雖然並不意味著台灣違反《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CCPR)》,但依據ICCPR第六條,廢除死刑的確是公約的終極目標。因此,我們期待政府應該負起責任,不應該只用「民意不支持廢除死刑」作為藉口而不作為,而是應該帶領社會討論符合台灣社會期待「最嚴厲的刑罰」為何?如何防止犯罪?政府高喊「依法行政」,就別略過真正的民意和已經國內法化的ICCPR不看。

“把嫌犯抓來判死刑,不教化也不研究,
養著等社會動盪了再拖出來槍斃,那是國家的無差別殺人。“
~李茂生,台大法律系教授

廢死聯盟接觸許多重大刑事犯罪事件,發現刑事犯罪的加害人與被害人通常都不是社會的強者。日本死刑辯護律師安田好弘曾經說過,「犯罪總在貧困與富裕、安定與不安定、富人區與貧民區的邊境發生。強者無須越界到不屬於他的地區,永遠可以和犯罪保持距離;而弱者正好相反。除了個人的不幸之外,還有各式各樣社會的不幸重疊在一起,結果造成犯罪,或者被捲入犯罪。忽略產生犯罪的社會與個人背景,是永遠無法理解犯罪為什麼發生的。鎖定一個『惡棍』,將一切的罪與不幸全部歸咎在他身上,只會讓犯罪重複發生。」

台灣在廢除死刑那天到來之前,還有很多的路要走,或許我們無法立即找出共識,只期待,要生活在一個更美好的社會,別殺,別只有剩下殺!

捐款資訊


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做什麼?

廢死聯盟於2003年成立,希望有一天台灣能夠成為一個沒有死刑的國家。我們知道這是一個漫長的對話及理解的過程,因此廢死聯盟的工作重點放在對話。我們舉辦演講、論壇、影展等活動和社會大眾對話;用教育教材工作坊和老師對話;用本土研究、民意調查跟政治人物對話;用專業訓練課程和法律人對話。
除了這些溝通之外,廢死聯盟很大的工作重點在協助個案。美國前死囚Freddie Lee Pitts曾說過「你可以從監獄中,但不能從墳墓中釋放一位無辜的人。」目前我們正在全力救援的冤案包括:邱和順、鄭性澤、謝志宏等個案。

除了冤案,我們相信每位被告都應該擁有公平審判的權利,因此也協助律師進行相關法律工作。而從這些個案實務中,也能發現更多司改問題,進而和其他團體共同促成改革。

欲瞭解更多我們的工作,歡迎參閱廢死聯盟網站內容 http://www.taedp.org.tw
欲掌握我們最新的動態,歡迎訂閱〈廢話電子報〉或關注「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 TAEDP」臉書專頁

 

廢除死刑推動聯盟於2003年成立,11年來舉辦各種座談、研討會、影展,並透過不同形式的工具,將廢除死刑的議題帶往社會,希望在社會充分的討論之下,台灣最終可以成為沒有死刑的國家。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