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爸爸的一封信

給爸爸的一封信

文/徐永昱(徐自強兒子)

(攝影/周芳聖)

老爸:
 

       一直以來,我很少跟你說心裡話,因為我很不會表達,也不知道怎麼開口。回想我的記憶中,我才發現我是不知不覺的開始習慣沒有爸爸在家的感覺,這是多麼的可怕,我就不知不覺中失去了很多原本應該擁有的感覺。小時候去看你的時候,我無法想像你在裡面有多麼的痛苦和無奈,所以也不知道要和你說什麼好,可能你也一樣吧?不知道應該和我說些什麼好,就連簡單的問候都顯得不自然。直到你回家之後,面對面的真實感,每天多多少少的交流和互動,才把某些感覺找回來了。
 

       當我也成為一位老爸之後,我開始真正了解,如果因為飛來橫禍而被迫與家人分開,是怎樣的痛苦。但我知道我的想像遠遠不及你實際親身感受的千萬分之一,老爸,辛苦了,你堅持了清白,司法也認錯了,這應該是最好的結局了吧!而且現在我的兒子、你的孫子也已經會叫阿公和爸爸了,現在的我,已經很幸福了,我想你應該也是吧!
 

       其實我不會寫信,這輩子活到現在,我人生中唯一寫的一封信就是在我小的時候寫給你的。經過了將近二十年之後的這第二封信感觸非常非常多,從小沒有你在身邊陪伴,只有印象中保有的些許片段,太少了。不過無奈,那時的全家人都有各自無奈的感受需要承擔,為什麼!為什麼會走到這個結果,雖然人最後平安回來,法律也已經還你公道了,但是失去的東西,卻再也補不回來。

永昱

2016年12月10日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