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大回顧】歷屆編輯精選文章

【百大回顧】廢話電子報歷屆編輯精選文章

整理/編輯室

廢話電子報的文章很多,不太好只選出一篇。所以我想要選「兩期」廢話電子報來推薦。2012年的10月10日世界反死刑日,廢話電子報第19期,我們用文章接力的方式來「慶祝」這一天;2013年初,廢話電子報第25期,我們又邀了10篇文章,不同身份的作者,用一天一篇的方式來談廢死,迎接2013年。這是很虐待編輯部的一種規劃,但我們就是做到了!

-林欣怡(廢死聯盟執行長)

我選擇2013年開年特刊,由邱顯智律師的《與沈鴻霖律見筆記》。沈鴻霖案是現存的42位待執行死刑定讞個案之一,這個案件或許不像蘇建和案邱和順、鄭性澤、謝志宏、徐自強等案件那麼廣為人知,不過,這卻是一個著實缺乏直接證據的案件,也是現在正尋求司法救濟中的案件。邱顯智律師作為沈鴻霖的律師,寫了這篇《與沈鴻霖律見筆記》,在這篇文章中,經由邱律師敘述,帶我們看到死囚的活生生的面貌,而不再是停留在冷冰冰的孤立想像。

-林慈偉(廢死聯盟法務主任)

自從開始地毯式地閱讀死刑判決之後,我就覺得,也許讀判決是踏入廢死運動最好的開端。大家用自己的眼睛看看死刑判決的論述品質,自然知道什麼「罪證確鑿才會判死刑」,都是假的。所以我要推薦這個訪問拍攝計畫:《閱讀死刑判決書》,因為,雖是驚鴻一瞥,卻直白地呈現了死刑判決的真相。

-張娟芬(廢話電子報第一任主編)

台灣需要死刑》:如果你明白台灣的歷史、了解死刑的歷史,讀到這篇文章,絕對會引起內心深層的悲哀的共鳴。

核電與死刑》:言簡意賅、老少咸宜,除了在裝睡而叫不醒的人之外,看完這篇文章都能迅速抓到重點:死刑的隨機致命風險。經典的死刑思考普及文。

-苗博雅(廢死聯盟前法務主任)

我一直很喜歡廢話電子報所刊載關於世界其他國家的經驗。在《政治意志的條件:馬里蘭州廢死歷程》中,我們可以知道,政治人物如何從死刑轉變成廢死的技術性歷程。在《用金錢換取正義:巴基斯坦死囚賠償受害者家屬以換取自由》中,我們看到了不同文化的賠償制度。又例如說,我們知道原住民族的概念裡沒有死刑只有流放,而這種概念至今仍可在大眾文化荷蘭製造的電玩裡看到這種思辨死刑的對話。而藉由參考他國經驗,將有助於大眾看待不論死刑或廢死其實並非只有一種面貌,並且,也能反覆的對照和思考,台灣可以怎麼走下一步。

-林穎孟(廢話電子報前任主編)

艾希曼的服從命令與曾勇夫的依法行政》:我覺得這篇文章很直接的指出了為什麼公職人員需要良知。為什麼公職人員不能一味用「依法行政」的說法把自己的判斷空間跟能動性隱藏起來。曾勇夫在當時的行為引起社會普遍好感,而這篇文章是當時我看到少數對此事件持批判態度的文章。在我漸漸被推往支持廢死的路上有很大的影響。

成吉思汗的子裔如何廢除死刑:蒙古廢除死刑的法律社會學觀察》  :吳豪人老師的這篇文章,描述蒙古政治與法律制度的簡短歷史,並說明蒙古廢除死刑的路程。這篇與其他類似文章不一樣的地方是,吳豪人老師強調了政治轉型與廢除死刑的關係。台灣一樣是個在九零年代初期才民主化的國家,死刑在民主化前在台灣同樣猖獗地戕害人權;這篇給我很多啟示,也讓我大大加強了產出台灣本土意識為基礎的廢死論述的意圖。

-楊剛(廢死聯盟志工)

我想推薦兩篇文章,《台灣需要死刑》:寫於馬英九第二任總統任期間,政府動輒以執行死刑轉移政治危機,挽救低靡支持度。「需要死刑」是台灣歷經多重殖民、在複數帝國夾縫餘生後,繼續受政客操弄肅殺情緒,以粉飾摧殘民主果實的內憂外患,最貼切的反諷。時值大法官做出反同婚違憲解釋,台灣踏出擁抱人權價值脫困的第一步,然而勞動、司改、土地、環境與轉型正義等議題,能否如此關關難過關關過,或是重蹈把執行死刑當成救援投手的覆轍,再讀一次吳豪人教授的「台灣需要死刑」,對於上任甫一年的新政府是期許,也是警惕,也唯有消除國家的死刑選項,台灣的脫困之路,才能少點險阻。

成吉思汗的子裔如何廢除死刑:蒙古廢除死刑的法律社會學觀察》  :釋字第748號的做成,讓台灣成為亞洲第一的人權燈塔,也讓廢死運動,露出曙光。廢除死刑,是檢視國家人權高度的重要指標,可惜的是,縱或台灣急起直追,也無法再拿下另一個第一—蒙古,成吉思汗後裔所建立的國度,2016年已在東亞廢死運動中拔得頭籌。當台灣以進步的憲法解釋,用人權在世界舞台發光此刻,聽吳豪人教授娓娓道來蒙古的廢死之路,看蒙古如何在中、蘇壓迫之下,引入並精妙詮釋人權價值,並以一種極致簡單的實踐,廢除死刑,樹立典範。台灣,如果能迎頭趕上,即便坐二望一,也同樣偉大!

-陳緯弘(廢死聯盟前研究員)

我選的是《鄭性澤律見筆記1》,因為剛開始接觸廢死議題便是自冤獄開始,而鄭性澤更是我第一個了解的冤案,而這一篇文章不斷提醒我初衷為何。

-張雅筑(廢話電子報編輯)

我最喜歡的文章是徐自強的兒子徐永昱寫的這篇《給爸爸的一封信》。因為這篇文章是冤案當事人家屬自己寫的,我常常覺得旁人的觀察報告寫得再多,也比不上親身經歷的深刻。讀徐永昱的信,讓我深刻體會一個錯誤的司法程序能奪走的不只是一個人半生的自由,還有另一個生命的完整,甚至造成整個家庭的破碎。讀這封信,字字鏗鏘有力,因為每一句都是那麼真實,這幾個簡單的字,是他們付出好多努力才走過的生命。

-王翊軒(廢話電子報編輯)

作為歐洲唯一一個還保留死刑的國家,白俄羅斯的死刑執行更是不公而獨斷。死刑犯家屬在犯人被執行後才會受到通知,遺體不會還給家屬,甚至連埋葬地點也不告知。如同《哭泣的母親:白俄羅斯的秘密行刑》中所述:「這些殘忍並不僅針對死囚,也直指他們的家屬。」
在台灣,死刑犯在被執行之前一樣不會通知家屬與律師。不僅可能侵害死刑犯的救濟權利,對於家屬也是一種折磨。

-賴冠妤(廢話電子報編輯 )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