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話電子報第92期  2016/12/22

編輯室報告

等待,等待,徐自強曾在1.368坪的死囚牢房裡來回踱步,等待司法還他一個清白。

等待,等待,彩虹之子們高喊著愛,等待國家給予每個人與愛人結婚的平等權利。

時至今日,鄭性澤、邱和順、謝志宏還在平反之路上徘徊;而台灣有一群人,他們相愛、相守,卻只能當法律上的陌生人。徐自強的無辜判決,等待了21年,而這一次,國家又要讓我們等待多久,才願意實現他對人民所許下的正義諾言?

 

在第92期的廢話電子報之中,廢話電子報編輯部為各位帶來徐自強的新書發表會12/10號「相挺為平權,全民撐同志」遊行當日的紀實報導,並且有兩封遠方來的信件,一封來自徐永昱─徐自強之子,寫下對父親內心深處的話,另一封讀者投書則是李宏基案的法庭觀察,在不冷的冬日,與你相遇。

 

【廢聲廢影】書、電影、音樂、戲劇;所有藝術,都是生命的藝術。

「用我的案子讓大家了解司法」 ~《1.368坪的等待—徐自強的無罪之路》新書發表會紀實

文/吳展松、王翊軒(廢話電子報編輯)   攝影/周芳聖(廢話電子報編輯)

 

 

在發表會後半段,大家更加深入去探究徐自強案和他的心路歷程。2010年4月23日《刑事妥訴審判法》三讀通過,給了徐自強一個選擇,只要他願意認罪,無期徒刑即可減輕為有期徒刑,加上已被羈押近16年,幾乎可以馬上出獄,然而徐自強捨其不為,堅持等待無罪判決的到來,這一條看似無光的漫漫長路,徐自強走得艱辛,卻無悔。「我只是直覺認為,沒做我幹嘛認罪?那時候的我剛從鬼門關回來,我覺得我的命已經不是我的,我想我能走回來,是因為我的命有責任,所以我沒有去想最後審判的結果會怎樣,我只想用我的案子讓大家去了解司法,改變司法。我也不想辜負大家的努力,一旦我認罪了,大家的努力就白費了,我不想因為我的自私害大家的努力白費。其實有一陣子我很氣憤,我覺得幹嘛要立那個法,反正我沒做就是沒做,不用立那個法讓我去承認。」(閱讀全文)

 

【信】你的、我的思念。

給爸爸的一封信

 文/徐永昱(徐自強兒子)

老爸:

 

一直以來,我很少跟你說心裡話,因為我很不會表達,也不知道怎麼開口,回想我的記憶中,我才發現我是不知不覺的開始習慣沒有爸爸在家的感覺,這是多麼的可怕,我就不知不覺中失去了很多原本應該擁有的感覺,小時候去看你的時候,我無法想像你在裡面有多麼的痛苦和無奈,所以也不知道要和你說什麼好,可能你也一樣吧,不知道應該和我說些什麼好,就連簡單的問候都顯得不自然,直到你回家之後,面對面的真實感,每天多多少少的交流和互動,才把某些感覺找回來了。(閱讀全文)

 

 

【現場特派】與你同在一起。

Right to Life ,Right to Love

文/吳展松(廢話電子報編輯)

 

每年的12月10號是國際人權日,而今年的主題是Stand up for someone’s rights today(現在就為某人的權利站出來),在台灣,與其相輝映的是在凱達格蘭大道上所舉辦的「讓生命不再逝去,為婚姻平權站出來」音樂會,除了為同性戀朋友們爭取結婚成家的權利,更為那些因為有著與大眾不同的性別認同、性別氣質、性別傾向,而遭受歧視、霸凌的人們發聲。(閱讀全文)

 

【讀者投書】有朋自遠方來。

最高法院言詞辯論法庭觀察——李宏基案

文/林宛霓(台大公法組碩士生)

 

今年底司法院大法官學術研討會林鈺雄老師回應一位法官的提問時,即表示用視訊的方式,被告仍然受到相當生理和心理的拘束,因為其身體仍然在人身自由受到拘束的狀態,亦即要被告本人到庭才得以確保 其自由意志不會受到拘束,得以確保其在法官面前自由陳述。除此之外,用視訊的方式和直接傳喚被告到庭,對於被告的請求聽審權也有相當影響,由法官親眼親耳聽到被告的陳述,對於法官的心證也未必不會有影響。本案被告如審判長所言,其並無意願親自陳述意見,並請律師為其辯護。然而,要強調的是,視訊的方式不應該是法院的首選,而應該是親自提訊被告有事實上或法律上的困難時的替代方案,否則如被告得以親自出庭,應盡量賦予被告此親自陳述意見機會。(閱讀全文)

 


 

 


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
100 臺北市中正區北平東路7-4號2樓

取消訂閱本訊息
不要再收到任何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