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話電子報第101期  2017/09/04

不知道怎麼下標題       

林欣怡/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執行長

今年是我擔任人稱邪萌,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執行長第10年了。我自己都難以相信。若從廢死聯盟(2003年)成立以來算起,我已經做廢死14年了;若以我到司改會工作(1999年),開始接觸死刑犯以來,投入死刑相關領域已經18年。

上星期的哲學星期五,有人問我,怎麼能夠做廢死做這麼久?怎麼調適?這個問題蠻常有人問,但我每次的答案都不一樣,端看當時狀況、心情。今天想起這個提問,「對耶,你怎麼還能夠做下去?為何還能笑得出來?」我問我自己。

蔡雅瀅律師曾經畫了一張圖,然後說「這是世界上最傷心的工作」,的確,我現在腦海中浮現出許多傷心的、失敗的畫面。的確還是有些開心鼓舞的時刻,但比起那些讓我懊悔的,實在是微小到不成比例。

我忘不了2006年成功阻擋下一個死刑的執行,開啟了台灣有4年停止死刑,但這位同學還是在
2011年被執行。我忘不了2010年重啟死刑的那天晚上,我的無能與無助,也忘不了隨後陪同一位被執行者的父母去殯儀館收屍,也忘不了雖然氣憤,但還是勉強自己去見曾勇夫,他臉上那個讓我害怕的笑臉。我忘不了2010年之後每一個國家殺人的夜晚。

我忘不了一位和我通信數年的死刑犯,在2011年被執行前的信上,他說「我吃素每天運動讓身體健康,希望快點執行死刑,死後身體能夠捐出去」;我忘不了有一位死刑犯,在2012年初送我一個用紙摺的螃蟹當作生日禮物,「蟹蟹您在隱深處奮鬥與守護」,然後那年的12月21日他被執行死刑。

「你們廢死的人在幹嘛?你們沒有注意到這是唯一的一件一審判無罪的死刑確定案件嗎?」我忘不了在2014年被執行死刑的杜氏兄弟。那位法官說得對,我在幹嘛?死刑確定後我們做了或者想做很多事,但在死刑確定之前,我真的沒有發現他們。我更忘不了2011年定讞的一個很荒謬的案件,尤其是在2009年兩公約已經國內化法了,這樣的案件怎麼可能判死刑,但就是這樣發生了。

我忘不了盧正。更忘不了有死刑犯,就會有比死刑犯人數更多的被害者。

「做了那麼多錯事和歷經這麼多的失誤,為什麼還能夠笑得出來?為什麼還能夠堅持下去? 」我問我自己。

我想,是因為那些不成比例微小的歡欣時刻。

嘿,我可是見證了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被解下腳鐐走出高院的那一刻(2003年);9年後,在高院前我們擁抱、歡呼慶祝無罪確定。在2012年的雨夜,我看到徐自強走出土城看守所,那是在我認識徐媽媽的12年後,也是在土城看守所第一次和阿強見面的7年後。2016年10月在曼谷的計程車上,我淚流滿面地在電話中聽到徐自強親口說「是的」,無罪確定。2016年,在死刑判決確定10年之後,鄭性澤開啟再審。他被釋放的那天,陪他吃了當歸麵線;今年8月24日再審辯論終結,大家正在等待結果。

這些奮鬥很久、等了很久的時刻,讓我可以安慰自己,「你看,還需要一點時間的,不能在現在放棄」。

我想,是因為大家。

廢死聯盟一開始沒有工作人員,大家都是志願者;2007年我作為第一個全職的工作人員,不是因為我優秀,只是因為我舉手說要做。現在我們有四位全職、三位兼職的工作人員。不管工作人員是0人、1人、3人還是6人,志工一直是廢死聯盟最大的支撐,沒有志工廢死很難面對這麼多工作。除了努力和公眾對話、研究、論述、倡議之外,被害人工作小組的默默耕耘到現在有些小小的果實長出來。個案工作是我們最費力氣,但卻不見得有好成果,也不見容於社會,所以只能默默的做,但許許多多的莉絲卻還願意跳進來承擔最困難的個案(真是笨蛋)。每當社會有重大案件發生就是我們電話接不完的時候,友團的夥伴們總是會問:要不要我們來幫忙接電話啊!

謝謝大家的幫忙,我們做得再不好也做到現在,但離最後一哩路還遠著。10年過去了,或者說20年快過去了,我真的很希望能夠有個方式讓廢除死刑的討論能夠更進一步。

或許有人知道(或不知道),廢死今年底還有明年一整年,我們要推「草根公民審議會議」談死刑的替代方案。廢死聯盟在台灣社運界一直是後段班學生,死刑的這個議題有很多的爭議,但卻都一直無法好好的聚焦對話,包括和政府,也包括和社會大眾。不過,我們一直沒有放棄對話溝通的可能性。當然,選擇這樣走進草根的倡議方式,是因為大家相信、相信台灣民主可以深化,相信對話溝通是可能的。

最近每天每天都在「草根公民審議」會議的狀態下,不斷的問、不斷的想、不斷的被挑戰、不斷的修正,每開完一次會或者模擬場次,都覺得精疲力竭但淋漓盡致的爽快。

如果大家也覺得,廢死的討論、對話應該更進一步,我真的希望大家可以繼續幫助廢死聯盟。原來重要的工作都還會繼續進行,新增加的工作量,需要有人有錢來幫忙。既然你都已經看到這裡了,我希望你可以幫幫廢死聯盟,支持台權會募款餐會的廢死聯盟專案,或者,請幫我將訊息傳出去給可能支持我們的人。希望這個專案募款能夠成功,所得希望可以負擔一個人的薪資,讓廢死繼續走下去。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沒有自動替代文字。

【廢話電子報與官網停止更新說明】

各位朋友,廢死聯盟正重新規劃官方網站,並期待能夠建置更符合使用者需求的頁面,讓彼此的溝通與理解,能夠在更友善的媒介中進行,故自七月份起廢話電子報及官網都停止更新,並希望能夠快快的再與大家見面~(揮手

最新消息請追蹤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 TAEDP臉書粉絲頁(你按讚了嗎?

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敬上

100 臺北市中正區北平東路7-4號2樓 《廢話電子報》編輯部|主編:林欣怡、林穎孟|編輯:吳佳臻、陳緯弘  
訂閱電子報|聯繫我們:taedp.tw@gmail.com|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


 

 


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
100 臺北市中正區北平東路7-4號2樓

取消訂閱本訊息
不要再收到任何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