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國小教師」遇上「廢死聯盟」-一個教育者的廢死觀點

當「國小教師」遇上「廢死聯盟」-一個教育者的廢死觀點

文/翁麗淑(小學教師)

【編按】本文為翁麗淑老師於亞洲死刑大會上的發言稿。

我是個小學老師,目前教五年級,我的班上有28個小朋友。同時我也是2個孩子的母親,而第三個孩子也即將來臨!

就在我們忙著準備各種事情,要來參加這次「亞洲死刑大會」的時候,臺灣就發生了校園的可怕割喉案,有個年輕人翻過校園的圍牆,一個小女孩就這樣被殺了….於是死刑的議題又再度翻上臺灣的媒體。可怕的犯罪讓我們憤怒,而越來越深的恐懼讓我們憂慮!

在小學的校園裡也一樣,我們的門禁更嚴格,攝影機更多…這就是政府的作為,一個事件不是讀到教訓,修補破洞,讓我們更有保障,而是讓恐懼加深,人心惶惶,生活更沒有品質…割喉案過了一週,就執行了6個死刑犯…可憐也可惡的台灣政府!

高牆和攝影機的目的,當然是為了保護校園裡的孩子。監控與防堵校外的人進入到校園裡,當然也包含了那些從這個校園裡畢業的青少年們。而這些孩子正需要大人們的關心,可是,他們被排除在外。我想著,學校的目的不就是應該保護所有的孩子免於被傷害嗎? 難道不包括這些無處可去的孩子??當這些孩子逐漸的邊緣化,也許漸漸往被害者或加害者的路上而去…….

阿博是我十幾年前的學生,他家裡有一些狀況,以致他常無法來上學,來的時候也常常帶著一些淤青傷痕。在我的眼裡,他是個可愛又可憐的孩子。幾年後,我在報紙上看到他的名字,他已經變成一個偷竊和強暴犯了!

另一個美麗又孤獨女孩,小學時她與貧窮的阿嬤相依為命。畢業幾年後,我在街上遇到她。她是個帶著一位小男孩的單親媽媽,而且曾經因為毒品坐過兩次牢。她看起來好疲憊,也比實際年齡老許多….

我想的是,這些孩子怎麼了?在他們成長的過程中是不是可以有什麼力量讓他們可以免於掉落?!他們是否有機會改變他們的命運?!而我,身為一個老師,是不是錯過了什麼?!我充滿自責與愧疚,難道教育如此的無能為力??

一段因禍得福的相遇
我想說說怎麼跟廢死聯盟結識的因緣。

我在2010年的時候與廢死聯盟結緣,這是一段因禍得福的過程。

2010年並沒有發生恐怖的殺人事件,只是因為有立委不滿很久沒有執行死刑而大做文章。死刑議題真的很容易挑起社會的激憤,輿論開始沸沸揚揚,於是我在閱讀課的「媒體識讀」單元以死刑議題為主要的重點,從報紙的社論、議論性節目、論廢死的文章(就是最經典的張娟芬的「殺戮的艱難」),到各國廢死情況的影片,進行一系列的教學活動,如果這是綠色和平的環境議題,或是世界展望會飢餓三十,我相信我會很順利平安得到支持,但這是廢死….所以…

如你所料,這場教學引來了其他老師的質疑和家長的抗議。一般的抗議是透過學生來轉達,像「我們家都認為壞人就應該要死,我媽媽請妳不要再教我們廢死。」這樣還好,畢竟只是一週一節的課,大約進行一個多月。有一封信,除了寫給我,也直接寫給了校長和教務主任,這個媽媽很憂心,她覺得她的孩子因為我的教學而對政府的法治結構產生了強烈的反彈,她覺得張娟芬的文章有很多謬誤,她很擔心她的孩子會因此難以管教….. .我其實很欣賞這位家長的行動能力,跟我們做運動很像,直接找到當事人及有影響力的人,直接對話,不迂迴不閃躲,雖然文章的理解力令人有點擔心,但我們還算可以對話。

我們坐下來溝通了兩個多小時,我告訴她我欣賞她的理性和行動力,也希望她能瞭解我的理念和想法,還有我們共同想為孩子更好的心思….聊到最後,她並沒有改變反廢死的立場,但至少認同我的教學,甚至希望我能多安排幾節課,免得因為講不清楚而讓孩子有所誤解。然後我徵得她的同意,把我對於她書信的回應放在我的部落格裡…..就在我放上部落格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一件更令人擔心的事,我用名作家的文章做教材,還修改了她的作品(從13頁改成5頁,是為了更簡單,讓小孩更容易理解),但我並沒有徵求她的同意。我很擔心她會生氣告我侵權….我戰戰兢兢的去跟張娟芬小姐的部落格留言說明,並徵求她的同意(雖然我早就用了…..)。沒想到她不但同意,而且還推薦我參加廢死的讀書會,讓我有機會可以更深入的接觸廢死的議題,這真的是一個因禍得福,像用迴紋針換到一棟房子一樣讓人振奮的事!!

在這個過程中,有兩個值得提的男人,一個現在在賣菜頭粿,一個是當時的校長。我會選這個主題當教材,主要是因為在那個時候這個菜頭粿男人一直在那邊罵,「為什麼不簽死刑令?那些壞人為什麼不讓他們死一死?」我常常聽他罵罵罵覺得好煩,也覺得如果一般的學生長大了都是這樣被媒體牽著鼻子走,實在太可悲了!我就印出了張娟芬的文章給他看,他花了一段時間乖乖看了以後,說:「對啊,文章就是要寫得像這樣,我就懂了!…..那些電視上的名嘴,他們都不讀書的嗎?!」一篇文章他就改變立場了,讓我對自己選的文章很有信心。另一個看文章的是校長,是那位生氣的家長印給他看的,他看完對我說,「這在寫什麼,是外國人寫的嗎?我看不懂。….妳竟然用這個當教材給小孩看??」我很慶幸我是把文章先拿給菜頭粿男人看而不是校長,不然我就不敢選這篇文章當教材了!當然,最重要的是,還好我在十幾年前是選了這個菜頭粿男人當老公!

小學教育與廢死
沒錯,菜市場裡賣粿的男人未必比學校的校長沒有學養,但我們都會有一些既定的刻板印象。不知道大家聽到「國小老師」這樣的稱呼會浮現什麼畫面??

在臺灣,大家聽到「國小老師」,感覺大多是很保守,很有禮貌,很守規矩,也很冷漠,不太願意在社會議題上發表意見…. 像我這次來到這裡,也是被我的校長刁難很久,他說「廢除死刑?跟教育有什麼關係啊??….什麼人權教育,根本沒人在做吧?!」

在我接觸廢死聯盟之前,我常在媒體上看廢死聯盟怎麼被罵,我在心底為他們叫屈,但我也覺得這個聯盟很強,連最壞的壞人也不怕,還要幫他們說話,肯定比復仇者聯盟還厲害,所以我腦海裡描繪的廢死聯盟的樣子,是擁有一間上百坪的事務所,裡面養著近百位的律師和社工,每天研究那些壞人的卷宗,翻著六法全書想怎麼幫他們脫離死罪….….對我來說,像這樣的人權團體很強,很菁英,可能都是一些法官律師教授….離我很遠,很難靠近….

直到我因緣際會加入「怕死讀書會」,我有機會近距離看到我以為只能在電視上看到的執行長,哇!讓我受寵若驚,但其實讓我最驚訝的是,原來當時廢死聯盟的工作人員只有兩位….而且,這些人,不管是工作人員或那些理事、志工,大部分都跟我一樣,在崇高的理想下,他們也會抱怨、也會八卦、也會罵髒話,也會有無聊挖鼻孔的時候….而且,比我認識的老師更能包容和理解那些軟弱、憤怒和憎恨的負面情緒,讓我在讀書會裡有深深的安全感,我不會因為聽不懂那些專業名詞或讀不完那些很厚的書而不敢說話……

我想說的是,NGO和一般的民眾確實有一些距離,彼此間也有一些刻板的想像,但如果可以有一些外圍的組織或活動,像讀書會或看電影或一些好玩的園遊會,也許可以拉近相互的距離且更認識彼此….

我的改變
能有機會到怕死讀書會讀書討論,讓我的思考和教學有大大的改變。

我原本最關注的議題是性別平權教育,雖然在這個議題中也關注弱勢的處境與制度的改變,但直到關注死刑議題,我才真的開始凝視這個最黑暗的角落,我發現唯有瞭解最黑暗最軟弱的人性死角,我才能稱自己是站在講台上的師者,因為面對二三十個完全不同背景不同個性不同思考的靈魂,我本當將自己的眼界與寬容放到最大,所有人性的可能與思慮都應該在這個教室裡得到位置…..

但是,這,不一定都是好事。我的班級越來越亂,我教室的規則越來越沒有原則,有些學生很開心,但也有些學生無所適從….

這是廢死聯盟害的嗎?(對於這種論調廢死聯盟可能很習慣,很多人可能連午餐被魚刺都要歸罪廢死聯盟….)

當然可以這麼說,是它讓我的頭腦思考的更多面向更深刻,但整個教育環境還停留在舊石器時代難以同步,我當然會很累很辛苦,學生當然會難以適應…可是,這是我也把自己拉回到舊石器時代的藉口嗎?

廢死教育就要跨入校園
教學現場的思考和嘗試還是要繼續,但令人振奮的是,最近廢死聯盟結識了多位教學現場的老師,有國小,也有國中的,我們開始思考建立廢死教材的可能,也真的著手設計了幾份教案,在教育的茫茫孤島上能有伙伴同行真是非常開心的事!當然重點並不是發展了多優秀的教材,而是有機會聚集有相同頻率的朋友,可以讓我們走在校園裡的腳步更勇敢更堅定一些….然後,也許教育現場的氛圍會有所改變!

盼望對話
對我,一個國小老師來說,我期待教育有幾個地方是要著力的,首先我期望學生能有實現夢想的機會,就算路還很遠,至少我希望我們能避免再製造另一個加害者,我們應盡力看顧好每一個孩子,避免任何一個在社會的網中掉落。當然我也期望不要再製造對不同意見的人隨便詛咒謾罵毫無公民素養的公民。

因此就算還無法廢死,至少讓教育出力讓社會冷靜理性的對話。

 

延伸閱讀:

【怕死異語】翁麗淑X劉育豪

從「罪大惡極」的小端倪說起

給孩子的信:「究責」到底在究什麼責?!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