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加害人

不願停下的審判:陳登科案二審法庭觀察

2020/09/28

開庭期間,我在旁聽席上不時望向陳男,想看他對於法官問話的反應與回應的情形。不過,他看起來幾乎像在發呆,或著說出了神,像是不知道正在進行的程序是什麼。 我們現在仍然不清楚:他是怎麼變成現在這個模樣的?

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輕

2019/12/30

昨日是母親節面對面懇親,好多家人都有來看他,雖然兒子因為工作無法前來,但女兒帶了兩個小孩來。大的孫子會牙牙學語試著叫他阿公了,他模仿著孫子的樣子和嘴型給我看,滿臉藏不住笑容。...

【同學專欄】四月一日,紀實

2019/08/06

我看著這一切,有些不適,就像在卡繆《異鄉人》中,主角感覺對世界格格不入,無法理解或融入他人。畢竟我跟要接見的同學並不認識,也沒有看過他。當他緩緩走到我面前坐下,我們彼此對望,簡單地揮手打招呼,...

【讀者來信】壞人?罪人?惡人?

2019/04/21

方才我回信給文通大哥,覺得非常難過、揪心。 娟芬老師曾經寫過一篇關於他的故事〈紙尿褲男孩〉,如果要用一個簡單的形容詞來描寫,我會如何寫他呢? 我想,我會說他是一個溫柔的人。

與權力相遇—張芳馨案法庭觀察心得

2019/04/19

在Michel Foucault《聲名狼藉者的生活》中是這樣描述聲名狼藉者的:「這些生命本來能夠、而且應當處於無名的黑暗之中,然而,與權力的一次偶然相遇,卻把他們從黑暗之中拖曳出來」。...

很苦,於是我們笑著說話

2019/02/23

我的工作有時會需要打電話去監所問受刑人的編號,我會跟名籍科報出他們的生日、身分證字號、姓名,然後得到一個編號。總覺得把人烙上編號之後,他們就變得比較不像人了,是一群棉羊吧,或是別的什麼物品。

會面C同學:捐血、假牙、一條棉被

2019/01/14

去年11月,C同學寫信給我說想要捐血。 12月初,我去看守所會面他。我提到捐血這件事。C同學說,之所以會有這個想法是因為看到近期許多重大事故,像是地震、火車出軌翻覆等,在可能隨時面臨槍決的情況下,...

抗議法務部執行死刑

難道沒有別的可能了嗎?

2018/09/04

當我主張廢除死刑,我並不同意一個人可以任意做出傷害他人的事,也不認同小壓迫者不用負任何責任,我所主張的僅僅是,我反對水平式暴力,也反對垂直式暴力,我只是想問:難道沒有別的可能了嗎?

第一次走進法院:翁仁賢案法庭觀察

2018/02/05

法庭觀察第一次走進法院:翁仁賢案法庭觀察 鍾雅芳(廢死聯盟實習生、東吳大學社會學系學生) 2016年2月7日,在除夕夜的這天,桃園市龍潭區的翁家發生一件縱火案。現年53歲的嫌犯翁仁賢是家中的小弟...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