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加害人

【故事分享】J同學的小故事

2021/10/08

文/林慈偉(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法務主任) 最近和J同學通信時,意外收到一個小故事,覺得很有意義。 後來再去信經J同學同意後,小故事原文刊載如下,分享給大家。 慈偉 您好: …,我跟您說一個故事...

Photo by Ma Kl on Unsplash

香腸伯的情感哀歌:陳宏典案

2021/09/29

場景在彰化溪州,2020年七月二十四日。濁水溪流過的鄉野本該滿富生機,正中午白幟烈烈,竟顯得有些死寂。陳宏典閃身進入交往對象鄒月算的家裡,準備上門求情......

女監接見日常

2021/03/19

開車沿著台中環線台74線行駛,一如往常下環中路交流道往永春路前進,沿途經過嶺東科技大學,再跟著斜斜的坡道,路邊滿是會客菜的商家,一路往上行駛,可一次看見台中與法務部相關的矯正機構,台中看守所、...

見筆友

2021/01/20

回去以後,我想著一年沒有回信的事情,還是覺得很不好意思。至於為什麼那麼久沒回信,也說不上來,過去一年裡我常常帶著內疚催促自己,寫一封信要不了多久時間,但始終沒有提筆,...

無法阻止夕陽落下的日子—死刑犯與累進處遇改革

2021/01/06

  人的一生通常都停止在他死亡的那一刻,但死刑犯的人生在他被判死刑定讞、關進監獄等待死刑的那刻,就已經不會再前進了。這麼說是因為死刑犯進到看守所是不能參與作業的,日常生活如果沒有人接見,...

不願停下的審判:陳登科案二審法庭觀察

2020/09/28

開庭期間,我在旁聽席上不時望向陳男,想看他對於法官問話的反應與回應的情形。不過,他看起來幾乎像在發呆,或著說出了神,像是不知道正在進行的程序是什麼。 我們現在仍然不清楚:他是怎麼變成現在這個模樣的?

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輕

2019/12/30

昨日是母親節面對面懇親,好多家人都有來看他,雖然兒子因為工作無法前來,但女兒帶了兩個小孩來。大的孫子會牙牙學語試著叫他阿公了,他模仿著孫子的樣子和嘴型給我看,滿臉藏不住笑容。...

【同學專欄】四月一日,紀實

2019/08/06

我看著這一切,有些不適,就像在卡繆《異鄉人》中,主角感覺對世界格格不入,無法理解或融入他人。畢竟我跟要接見的同學並不認識,也沒有看過他。當他緩緩走到我面前坐下,我們彼此對望,簡單地揮手打招呼,...

【讀者來信】壞人?罪人?惡人?

2019/04/21

方才我回信給文通大哥,覺得非常難過、揪心。 娟芬老師曾經寫過一篇關於他的故事〈紙尿褲男孩〉,如果要用一個簡單的形容詞來描寫,我會如何寫他呢? 我想,我會說他是一個溫柔的人。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