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廢死星期四】「廢死踹共」側記(下)

2020-06-24

做各方面的溝通也是我們很重要的工作之一。雖然每個人可能都會對死刑相對直覺地有一種態度,但並不是牢不可破的,當這個決定過程中有一件事情是人們認為更重要的,他的想法就可能改變。我們也很願意做各式各樣的溝通,比如我們跑遍全台灣各地的公民審議,來聽大家對於死刑替代方案的看法,蒐集大家對於配套措施的意見,因為我們想要知道大家到底在意什麼、願意接受什麼。經由對話讓更多人願意了解死刑,...

【廢死星期四】「廢死踹共」側記(上)

2020-06-24

一年之初的廢死星期四,我們安排了「廢死踹共」。為什麼要廢除死刑?「殺人者死」不是天經地義嗎?如果廢死,台灣會變成什麼樣子?有什麼替代刑罰和配套措施嗎?每當發生重大刑案,總是會有許多問題排山倒海而來,廢死聯盟到底是誰? 二月的廢死星期四讓大家重新認識「廢死」,不論是死刑存廢議題、廢死運動策略,我們邀請到成功大學法律系教授李佳玟老師與廢死聯盟執行長林欣怡一起來,你提問,我踹共!

【廢死星期四】定讞以後:「王景玉案」側記

2020-06-19

在娜拉.塞美所著的《告訴我,你為什麼殺人》一書中提到:「要衡量一個社會的道德成熟度,端視它如何對待那些考驗著這份道德成熟度的人。對患有嚴重心理障礙的人進行心理治療,意味著協助他們去過更符合人性的生活,這人性也是他們所具有的。」法治國家底下人人平等,不管是誰進入司法體系,都應該受到同樣的程序保障,哪怕他們犯下了多麼嚴重的罪刑。 我們與精神疾病的距離,中間存在太多的不了解。這個社會從來都不缺乏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