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廢死非星期四:船長卡拉OK案三十年】側記

2020-08-27

若王信福真的有殺人,理當期待法官在判決內針對「王信福下命令」這個環節提供最堅實的證據。科學鑑識和驗屍報告僅僅說明了陳榮傑的犯行,事實上,王信福涉案根據仍然來自證詞。張娟芬一一編碼量化後發現,判決花費上千字交代王信福與人爭吵的種種,聲東擊西想以此推論王信福的殺意。但確確實實關於王命令陳開槍的證詞只有短短一百一十九個字,散落在四個段落,而且內容重複的這四段其實可被濃縮成:「扶著我的手肘指著大聲說『...

【廢死星期四】「廢死踹共」側記(下)

2020-06-24

做各方面的溝通也是我們很重要的工作之一。雖然每個人可能都會對死刑相對直覺地有一種態度,但並不是牢不可破的,當這個決定過程中有一件事情是人們認為更重要的,他的想法就可能改變。我們也很願意做各式各樣的溝通,比如我們跑遍全台灣各地的公民審議,來聽大家對於死刑替代方案的看法,蒐集大家對於配套措施的意見,因為我們想要知道大家到底在意什麼、願意接受什麼。經由對話讓更多人願意了解死刑,...

【廢死星期四】「廢死踹共」側記(上)

2020-06-24

一年之初的廢死星期四,我們安排了「廢死踹共」。為什麼要廢除死刑?「殺人者死」不是天經地義嗎?如果廢死,台灣會變成什麼樣子?有什麼替代刑罰和配套措施嗎?每當發生重大刑案,總是會有許多問題排山倒海而來,廢死聯盟到底是誰? 二月的廢死星期四讓大家重新認識「廢死」,不論是死刑存廢議題、廢死運動策略,我們邀請到成功大學法律系教授李佳玟老師與廢死聯盟執行長林欣怡一起來,你提問,我踹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