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死刑案件中的女性身影—其後與思考

2020-03-30

國民政府來台至今,死刑定讞的女性只有四位,被害者無一例外都是女人的家屬,這是顯著但簡略的性別訊號:女人的戰略範圍在屋下?女人較重視家庭、女人大多被鎖在家裡?是次活動開啟這類粗糙探問,同時催生另一個更值得全面盤整的命題:男男女女們如何被鼓勵被教養被壓抑,路上帶著怎樣性別的糾結,孤險地走往暗處,最終成了惡徒。 講座標題寫著女性身影,談下去才發現女性周遭的重要他人們──尤其男性──如月球暗面乏人探見,...

廢死星期四X怕死讀書會:《成為一個新人:我們與精神疾病的距離》側記

2020-02-04

《成為一個新人:我們與精神疾病的距離》深入追蹤及報導多年來精神疾病相關的議題,是《報導者》張子午透過記者的身分,揭露當今社會中,精神疾患者所面臨發聲的困難及不被理解的困境。當精神疾病與社會重大案件的交會時,我們又該如何評價?當精神障礙者以被告的身分捲入可能被判處死刑的案件中,是否可以因為被告是心智狀況或精神狀況而給予刑罰上的減緩?精神障礙是「免死金牌」嗎?本次【廢死星期四】怕死讀書會,...

廢死星期四:「精障者與死刑的距離」活動側記

2019-12-12

https://www.storm.mg/article/2006748精障者與死刑的距離有多近?精神鑑定就是「免死金牌」嗎?在台灣,死刑早就名存實亡? 11月28日的廢死星期四,邀請到錢建榮法官、翁國彥律師,與我們談談實務界如何看待患有精神疾病的重罪被告;另外,也請到廢死聯盟的法務主任林慈偉,透過長期參與案件救援的經驗,以學者角度來分析精神鑑定被適用在台灣的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