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案救援

江國慶:當白花在墓塚上盛開,你已不在

1996年9月12日,台北市大安區空軍作戰指揮部營區內發生一起五歲女童命案,軍方成立「0912專案小組」展開調查,經由測謊結果鎖定士兵江國慶,並刑求取得認罪自白。10月江國慶依軍法被起訴,軍事法庭於12月判決死刑。1997年3月,國防部認為本案證據不足發回更審,但更審的法官組成與前審相同,很快地更審作出相同判決-死刑。儘管外界持續呼籲本案具程序不合法、專案小組不具司法警察身分、證據不足與警方刑求取證等重大瑕疵,江國慶仍於1996年8月13日被執行槍決,得年21歲。 江國慶去世後,其父江支安仍不放棄申冤,結合民間力量以及監察院報告向政府施壓,最高法院檢察署於2010年提起非常上訴。2011年9 月13,已故前空軍士兵江國慶獲判無罪,全案定讞,國防部依刑事補償法補償江家家屬1億318萬5000元。

杜氏兄弟:中國說有罪,台灣表示「然後他就死掉了」

2001年在中國佛山發生一件命案,5人死亡,包括2位台灣人及3位中國人,中國公安認為杜清水(父親)及杜明郎、杜明雄兄弟涉案,台灣警方依據中國公安資料逮捕3人,三人喊冤。一審時台南地院以無直接證據,判無罪;二審改判死刑;2012年杜氏兄弟死刑判決定讞(杜清水於2010年病死獄中)。此案最大的爭議在於,在台灣法院審判過程中,能夠將三人與案件連結的關鍵證據,證人並未出庭接受詰問,中國也未將相關的物證送至台灣。但一審判判無罪,後面各審卻判死。 廢死聯盟認為這個案件有疑,但卻來不及救援,杜氏兄弟在2014年被執行死刑。

In Control by Giant Humanitarian Robot_CC BY-NC 2.0

王信福:司法審判的活化石

1990年,王信福等人被檢方指控犯下「連續殺人」而被起訴。王並未到案,潛逃至中國十餘年,至2006潛伏回台遭逮捕。本案因歷時甚久,導致相關證人無法傳喚到庭,且相關物證欠缺,過往的筆錄記載對於事實的描述亦有所差異,導致對於案情並沒有完整的認識並且欠缺證據證明王信福涉案。惟法院罔顧被告的訴訟權,僅根據未經過交互詰問之自白以及充滿疑點之證據,判處王信福死刑,於2011年7月27日最高法院駁回上訴,全案定讞。律師團曾提起再審、非常上訴及釋憲聲請,皆遭駁回,王信福目前仍關押於看守所,隨時有被執行的危險。

邱和順:被國家綁架的一萬天

1988年被指控涉入陸正、柯洪玉蘭兩件謀殺案。本案除了刑求而得的自白,沒有證據可以證明邱和順犯案,也無法推翻邱和順的不在場證明。陸正案勒贖字條發現的指紋與筆跡,皆與本案被告不符。相關證物顯示,兩件謀殺案真凶另有其人。 雖然當初違法刑求的員警於1998年遭判刑確定,然而邱和順卻在被羈押長達23年後,於2011年死刑判決定讞,目前隨時有被執行死刑的危險。

鄭性澤:不信正義喚不回

2002年台中豐原KTV槍擊案,員警蘇憲丕不幸殉職。鄭性澤熬不過警察刑求而自白。本案沒有科學證據證明鄭性澤殺人,凶槍上沒有鄭性澤的指紋。目擊證人也證稱鄭性澤並未對警察開槍。鄭性澤有明顯遭刑求的跡象,自白也與物理證據多處不符,但法院於2006年仍判處鄭性澤死刑定讞。 在包括廢死聯盟及冤獄平反協會及律師團的救援下,各界漸漸關注這個案件,2016年鄭性澤案開啟再審並獲釋,2017年無罪確定。

謝志宏:人人入罪如鴻毛

2000年台南歸仁鄉雙屍命案,警方在郭俊偉家中搜出本案凶器與被害人手機。凶器沒驗指紋,謝志宏衣物、機車也沒有被害者血跡反應,本案無任何科學證據顯示謝志宏犯下殺人罪行。謝志宏在警局曾自白犯案,但脫離警方監控範圍後均否認犯罪,並表示遭警方刑求。為查明是否確實有刑求,法院曾要求勘驗警察訊問錄音,卻發現警詢錄音帶已遺失。2011年法院仍採用有刑求疑雲的自白,判決謝志宏死刑定讞,目前謝志宏隨時有被執行死刑的危險。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