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正:我怎麼從此回不了家

盧正(男,1969-2000)

1997年12月18日台南發生婦人詹春子遭綁票撕票案,現場發現之指紋、毛髮證據,均不足以找出涉案對象。隔年初警方以「協助偵訊」的名義約談盧正,盧正從此回不了家。犯罪現場搜尋到的煙蒂唾液、指紋皆與盧正不符,警方也沒有搜索到任何盧正涉案 的證據。盧正堅決否認涉案,但卻在警方刑求逼供之下簽了認罪的自白。

儘管疑點重重,最高法院仍在2000年7月3日做出盧正的死刑判決。盧正的家屬為他的冤屈四處奔走、陳情,在一系列的救援活動發起、監察院亦向法務部調卷展開調查之際,時任法務部長陳定南仍在盧正死刑定讞兩個月,即倉促批准盧正的死刑執行令。 2009年9月7日,盧正因遭槍決,死於在臺南看守所,得年31歲。

《正義的陰影》~小警察的輓歌—盧正案(蔡崇隆)

編按:本文原收錄在2002年由民間司改會出版之《正義的陰影》一書中。今年2010年9月7日為盧正被執行十週年,得到民間司改會及作者蔡崇隆之同意,將本文稍加修正,以PDF檔形式讓大家下載,以瞭解盧正的故事。

靈感書/盧正你在嗎?(20100910聯合報 張娟芬)

靈感書/盧正你在嗎? 2010/09/10【聯合報╱張娟芬】 雨還在下,你們是弱勢中的弱勢,因為你們的加害人是國家機器...... 二○○○年九月七日,盧菁、盧萍去探望弟弟盧正,告訴他別擔心。中秋節快到了,盧萍一心想著要帶個月餅給盧正。晚上九點,電話響了,是刑場打來的。盧萍情緒崩潰,拿起桌上做手工藝的小鉗子夾自己的手,這是夢嗎?十指連心,那麼手上的血痕也是心上流淌的血了!

盧正家屬陳情信(20100907)

盧 正 家 屬 陳 情 信 20100907 十年前,我們的胞弟盧正,帶著所有的疑點被執行了槍決。盧正案除了自白之外,沒有任何科學證據證明其罪行可是卻被判處死刑;監察院已經針對本案展開調查,法務部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執行了他的槍決。盧正行刑前的幾個小時,他只能不斷重複著:「我是冤枉的,不是我做的!」但是再淒厲的喊冤也無法減緩法務部執行死刑的速度,一切的疑點也隨著他的死亡而長埋黃土。更多...

盧正案大事記

  盧正案大事記

人間異語:執行槍決 還在喊冤

人間異語:執行槍決 還在喊冤 2010年06月17日蘋果日報 Q:你弟被判死刑後,很快被槍決,2年後,監院調查指出,警察偵訊有11項疏失,今年盧正槍決 滿10年,為何此時要求重審? A:盧正沒殺人,當年警察在被害人身上採集到的指紋、菸蒂跟血型都跟他不符;被認定為兇器的鞋帶也模稜兩可,只憑自白就判他死刑。那時我們不知道他被刑求,他被警察約談好久沒回家,我們才趕快去看怎麼回事?我們被警方誤導,這是我一輩子愧疚的地方。 我們很守法,一直覺得這種事不會發生在我們身上。弟做直銷,出門有時早有時晚,警察跟蹤他,認為他沒工作整天閒晃,懷疑他綁架殺害他同學的太太。可是查他,又沒異常通話跟殺人動機。

《正義的陰影》~小警察的輓歌—盧正案(蔡崇隆)

編按:本文原收錄在2002年由民間司改會出版之《正義的陰影》一書中。今年2010年9月7日為盧正被執行十週年,得到民間司改會及作者蔡崇隆之同意,將本文稍加修正,以PDF檔形式讓大家下載,以瞭解盧正的故事。

靈感書/盧正你在嗎?(20100910聯合報 張娟芬)

靈感書/盧正你在嗎? 2010/09/10【聯合報╱張娟芬】 雨還在下,你們是弱勢中的弱勢,因為你們的加害人是國家機器...... 二○○○年九月七日,盧菁、盧萍去探望弟弟盧正,告訴他別擔心。中秋節快到了,盧萍一心想著要帶個月餅給盧正。晚上九點,電話響了,是刑場打來的。盧萍情緒崩潰,拿起桌上做手工藝的小鉗子夾自己的手,這是夢嗎?十指連心,那麼手上的血痕也是心上流淌的血了!

盧正家屬陳情信(20100907)

盧 正 家 屬 陳 情 信 20100907 十年前,我們的胞弟盧正,帶著所有的疑點被執行了槍決。盧正案除了自白之外,沒有任何科學證據證明其罪行可是卻被判處死刑;監察院已經針對本案展開調查,法務部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執行了他的槍決。盧正行刑前的幾個小時,他只能不斷重複著:「我是冤枉的,不是我做的!」但是再淒厲的喊冤也無法減緩法務部執行死刑的速度,一切的疑點也隨著他的死亡而長埋黃土。更多...

沒有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