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走,要不要?
秀出廢死聯盟的二十歲

2023年9月8日
同路人專刊

 æ–‡ï¼æž—欣怡(廢死聯盟執行長)
 
去年開始進行監所訪談計畫,進到裡面,除了錄音,我實在很想畫下受訪「同學」的臉。(上面的圖是我的隨筆畫,同一個人畫了三次,彷彿是三個人似的!)
 
今年我開始學素描,希望可以把人像畫得更好,但素描還沒有出師,訪談計畫就快結束了。
 
為什麼要做監所訪談?
 
剛開始投入廢死聯盟的工作時(是的,已經是二十年前!),我就知道監所裡會有收容人的調查或教化紀錄等資料,我們很希望能夠拿到這些資料做相關研究,因為當時對於死刑犯的了解實在太少。那個時候唯一比較可以理解死刑犯樣貌的研究是行政院「研考會」1994年6月出版的《死刑存廢之探討》,針對1955年至1992年共482位死刑犯的基本資料進行分析。分析結果發現,死刑犯被判處死刑的罪名多為普通殺人罪(39%),次高則為搶劫而故意殺人罪(25.3%);他們犯案時年齡多集中在21歲~30歲(48.5%);教育程度則多為國(初)中畢(肄)業以下;職業則多為工人或無業者。此外,他們多為初犯(55.4%),而再犯(5.2%)與累犯(33%)相加起來的比例則不到40%。
 
這和社會大眾想像的死刑犯樣貌很不同。
 
BUT!當時的法務部當然不同意讓我們取得相關資料,我們無法更貼近死刑或死刑犯,也無法理解犯罪背後的真實樣貌。
 
經過了這麼多年,2021年,當主管機關同意我們可以執行死刑犯監所訪談計畫的時候,我真心感到:「哇,終於!」
 
雖然可以進行訪談,但是回頭檢視我剛投入廢死聯盟時接觸過的「同學」,已經有將近40位被執行了。我覺得:「廢死運動,走得太慢了...」
 
這二十年來,無法對外說的辛酸、悔恨,比能夠說出來的多更多;失敗的事情比成功達成的事情多得多。
 
最近看《八尺門的辯護人》,有很多既視感。我會想,這劇情如果真的發生了,我們會怎麼選擇?無論如何,我可以確定,我不會為了運動,而做出傷害「同學」或相關人的決定。
 
越深入訪談「同學」,我越覺得事情不簡單,反而更糾結。這次訪談計畫的起心動念,是因為我們想了解台灣死刑犯的「待死現象」。很多人以為死刑犯為了求生,就會裝乖、盡力討好,但這不是真實。
 
我看到的是,大部分的「同學」願意接受死刑,也願意承擔;他們有許多的懊悔,以及許多積極想要彌補社會或者家人的面向。這是外界看不到,也是法務部長看不到的。
 
有人問我:「死刑犯都願意死了,為什麼你們不順從他們的願望?」
 
人都會死,無論自然死亡、意外或者病逝,有時候遇到困境甚至可能會有了結自己的想法出現,但國家絕對不能成為那個推手,這不是我所理解的民主國家。
 
對於「求死」的同學,我們不會違背他們意願去做沒有被授權的事情,但我們願意真誠地去理解、跟他們對話、了解為什麼!
 
很多事情可能要等這個計畫結束,研究報告發表後才可以跟大家分享,但我想先分享一位無期徒刑受刑人的話:
 
「最開始被判死刑的時候我是接受的,因為覺得殺人應該償命,但後來漸漸開始想要努力,希望不要判死。為什麼?因為我如果死了,一切就停在這裡,家人、朋友的傷痛就永遠不會過去。」
 
「我會想到那些曾經認識的人、曾經一起讀書、工作的人,甚至曾經喝過我煮的咖啡的人……,當他們想到我就只會停留在犯罪當下的那個我,會非常的不舒服,『喔,我曾經和一位殺人犯的生命交會過,』所以我開始想,希望自己能做些什麼。我要努力改變,就有機會讓這些人不要想到我就只剩下醜陋和罪惡。」
 
他沒有說出口的是「修復式司法」這個詞,但他正在單方面地實踐,儘管結果不一定如他所願,但目睹他的努力,見證到「人會改變」,就是支撐我繼續推動廢除死刑的重要原因。
 
我不希望廢死運動還要再走二十年。下一個二十年,希望那時候的台灣早已廢除死刑,然後我們可以更專注在監所改革、受刑人復歸社會的工作上,因為每一個人,都有可能,都應該被期待。
 
我想要請大家幫忙,讓廢死聯盟可以存活下去。廢死聯盟從一開始沒有工作人員、一位、兩位,到現在的七位全職一位兼職,財務壓力非常大。今年是選舉年,募款更是困難,請幫助我們活過2024年、2025年、2026年,讓我們可以盡早達到廢除死刑的目標,盡早將工作重點從零死刑判決、零死刑執行,推展到下一個重點。
 
感謝你看到這裡,請你跟我這樣做:

1. æˆç‚ºå»¢æ­»è¯ç›Ÿå®šæœŸå®šé¡çš„捐款者。
目前我們定期定額的捐款,大約可以養活一位工作人員,我希望可以至少養活兩位工作夥伴。要達到這個目標,需要再找到60位朋友每個月至少捐600元。如果你願意承諾,請往這裡走〔一塊作廢死〕 #你的承諾

今年的專案目標是60萬,但我更貪心,希望可以超標。一個單位兩萬元,你可以自訂捐款金額,或者揪親友一起衝業績,請跟我們一起秀出下一個二十年。#秀出20歲

3. åˆ†äº«æ„›çš„意外之財。
如果你最近剛好有意外之財,例如中發票、中樂透、外套口袋撿到紅包……,請考慮將部分「驚喜」分享給廢死聯盟:〔終結罪行,勿奪人命〕 #有夢最美

4. è½‰ä»‹è²¡æºã€‚
如果你願意幫廢死聯盟介紹募款的管道,或者你認識任何可能捐款給我們的人選,或者你有朋友「有錢無處捐」,拜託請來信告訴我們。#一定秒回!

5. æå‡ºè‚‰é«”與智慧。
用肉體和腦袋來抵捐款吧,我們需要律師、需要志工,需要人!#捐出自己(但無法抵稅)
 
雖然雜七雜八、沒有邏輯地寫了這麼多,但最後真的要感謝大家一直疼愛著廢死聯盟,讓我們能存活到現在,希望我們還可以一起繼續走下去!
 
#秀出廢死聯盟的20歲

繪圖/林欣怡
好,一起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