倡議與行動

廢死聯盟之二零一九

2019/02/21

我曾經跟同事說過,廢死聯盟不是個會讓人有成就感的工作,但哪個人權倡議團體不是這樣呢?總是一直面臨失敗、挫折,直到目標達成的那天為止。但,在挫折、失敗中,我們還是需要有些「希望」出現,讓我們受到鼓舞,...

世界上最傷心的工作?

2019/01/14

我最早認識的「死刑犯」是建和、秉郎、林勳他們三個人,從1999年在民間司改會工作開始算起,今年是我在廢除死刑(+司法/人權)這個領域工作的第20年。我記得蔡雅瑩律師曾經用彩色筆,...

《殺了七個人之前》東華大學師生限定場映後記

2018/11/21

無論死刑存廢、冤罪與否,受害者家屬的傷痛都依然存在,但是他們與他們的身份,對我來說一直是在談論廢死議題時相當矛盾尷尬的部分。理性告訴我不能因為某些人要什麼,政府或法律就一定要給予什麼;感性卻告訴我,...

在。不在。2018世界反死刑日+江國慶日

你的國慶不是你的國慶

2018/11/01

九月底的某天,下午三點半,行程滿檔、剛從上一個會議結束的廢死聯盟執行長林欣怡匆匆踏入辦公室,走到白板前,寫下一連串名字後說:「我們還是來辦活動吧!」。

20181008新聞稿 10月10日世界反死刑日,我們該如何往前進?

【新聞稿】10月10日世界反死刑日,我們該如何往前進?

2018/10/09

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在世界反死刑日前夕召開記者會,邀請關心台灣廢死議題的組織共同發聲。出席記者會的人士包括廢死聯盟執行長林欣怡、歐洲經貿辦事處處長馬澤璉(Madeleine Majorenko)、...

小燈泡案法庭觀察

那一天,我們都受傷了

2018/07/19

「當我們明白大多數的罪犯並非另一種人類,明白他們其實只在少數幾個層面和我們有所不同,我們就能使自己對全體人類的看法更加完整,並且反映在我們的社會政策、社福政策和刑事政策中。同時,我們也會了解到『邪惡...

「解決問題,而不是解決這個人」

2018/07/19

每個人都希望生活在一個完全沒有犯罪威脅的社會,但我們知道這個願望不可能達成。社會氛圍習於將犯罪成因完全歸咎於犯罪者自己的瑕疵與問題,或許怒氣找到了出口,不過問題並不會就此解決。...

聚焦懲罰,將失去承接機會

2018/07/19

我是個教育工作者,在教育現場經常遇到犯錯的孩子,孩子間的爭執事件,辱罵、打架、霸凌,各種惡意傷害經常發生……而我一再一再提醒自己的,就是,絕不能放掉任何一個孩子,尤其是加害者。...

執行死刑與社會安全有正向關聯嗎

2018/07/19

執行死刑被許多人認為是維護社會安全及降低犯罪率的重要指標,台灣雖然一直存在著死刑制度,但也因為執政者及制度的更迭,對死刑執行的態度及密度有著顯著的不同,正好可以用來觀察死刑執行對於台灣犯罪率的影響。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