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仁賢:隱藏在高自尊面具下長不大的囝仔

翁仁賢(男,1965- )

2016年除夕,翁仁賢在所有家族親戚返回老家一起團圓之際,放火燒了這個家,及所有的一切。這把火一共造成了六人死亡,四人不同程度燒燙傷。經過三年的審理期間,最高法院於2019年7月10日做出自為判決,仍維持死刑,全案定讞。

別用子彈填補教育的缺口

別用子彈填補教育的缺口

我想呼籲蔡英文政府,請拿出你們在面對中國的惡意威脅一樣的勇氣,來面對死刑執行的呼喊,請在呼喊中讀到人民期望更安全更美好的生命期待,這些並不是直接以死刑執行就可以回應。請研擬更深刻更精緻更符合現場需求的教育政策來回應人民的渴求! 請不要用子彈來填補教育的缺口,它只會讓傷口越來越大越來越深。

蘇院長與惡的距離?

2004年7月時,當時還叫做替代死刑推動聯盟的廢死聯盟拜會過當時擔任總統府秘書長的蘇貞昌院長,15年過去了,不知道蘇院長還記得蘇秘書長的話嗎?所謂「廢除死刑等嚴肅之人權議題是民進黨不變之改革理想與不會逃避之責任」。

大苦無言,大悲無淚,大慟無聲

2016年2月7日除夕夜,當翁仁賢家族內的成員都回家過年時,他先在老家三合院的廣場,將分裝於寶特瓶的汽油倒在停放的兩輛自用小客車上。並在十幾分鐘之後,於飯廳隔壁的廁所門口,將手上所提油漆桶內之汽油朝飯廳內潑灑,並取出打火機點燃報紙,朝飯廳內丟擲引發劇烈火勢。這場火帶走了所有的東西,包含好幾條的性命、僅存的手足之情,以及翁仁賢長期以來的怨恨和不滿。很有效率地用一場火,化為烏有。

法庭固然不是寫小說的地方。然而一個人的生命是如何走向歪斜,是以什麼心思犯下滔天大罪,是否不值得這個社會任何一點點追問?小說是虛構的,以各式書寫技巧展露人性面向的一門專業藝術;社會卻是真實的,以荒謬的現實映照人間的貪嗔痴怨。我們永遠不可能真正的理解一個人,在法庭中也只能透過已發生的事實、當事人所說過的話抽絲剝繭,認識事件原初的樣貌,即使人是依情境而決定行動的存在,要談理解是非常遙遠的,但試圖去挖掘當事人內心的聲音是否就無關乎犯罪?而真實,也就包含「為什麼這件事情會發生?」對我來說這是很大的疑問。

沉默的被告席—第一次法庭觀察:翁仁賢案

法庭固然不是寫小說的地方。然而一個人的生命是如何走向歪斜,是以什麼心思犯下滔天大罪,是否不值得這個社會任何一點點追問?小說是虛構的,以各式書寫技巧展露人性面向的一門專業藝術;社會卻是真實的,以荒謬的現實映照人間的貪嗔痴怨。我們永遠不可能真正的理解一個人,在法庭中也只能透過已發生的事實、當事人所說過的話抽絲剝繭,認識事件原初的樣貌,即使人是依情境而決定行動的存在,要談理解是非常遙遠的,但試圖去挖掘當事人內心的聲音是否就無關乎犯罪?而真實,也就包含「為什麼這件事情會發生?」對我來說這是很大的疑問。

第一次走進法院:翁仁賢案法庭觀察

法庭觀察第一次走進法院:翁仁賢案法庭觀察 鍾雅芳(廢死聯盟實習生、東吳大學社會學系學生) 2016年2月7日,在除夕夜的這天,桃園市龍潭區的翁家發生一件縱火案。現年53歲的嫌犯翁仁賢是家中的小弟,翁嫌趁全家在吃年夜飯的同時,持汽油潑灑房屋建築及在吃年夜飯的親屬身上,造成親屬六人死亡、四人受傷。案經起訴於桃園地方法院,桃園地院判處翁仁賢死刑,後來經上訴於台灣高等法院,高本院於2018年1月25日上午進行審理程序,程序內容是詰問對於翁仁賢作心理評估鑑定的鑑定人沈勝昂教授。

別用子彈填補教育的缺口

別用子彈填補教育的缺口

我想呼籲蔡英文政府,請拿出你們在面對中國的惡意威脅一樣的勇氣,來面對死刑執行的呼喊,請在呼喊中讀到人民期望更安全更美好的生命期待,這些並不是直接以死刑執行就可以回應。請研擬更深刻更精緻更符合現場需求的教育政策來回應人民的渴求! 請不要用子彈來填補教育的缺口,它只會讓傷口越來越大越來越深。

大苦無言,大悲無淚,大慟無聲

2016年2月7日除夕夜,當翁仁賢家族內的成員都回家過年時,他先在老家三合院的廣場,將分裝於寶特瓶的汽油倒在停放的兩輛自用小客車上。並在十幾分鐘之後,於飯廳隔壁的廁所門口,將手上所提油漆桶內之汽油朝飯廳內潑灑,並取出打火機點燃報紙,朝飯廳內丟擲引發劇烈火勢。這場火帶走了所有的東西,包含好幾條的性命、僅存的手足之情,以及翁仁賢長期以來的怨恨和不滿。很有效率地用一場火,化為烏有。

第一次走進法院:翁仁賢案法庭觀察

法庭觀察第一次走進法院:翁仁賢案法庭觀察 鍾雅芳(廢死聯盟實習生、東吳大學社會學系學生) 2016年2月7日,在除夕夜的這天,桃園市龍潭區的翁家發生一件縱火案。現年53歲的嫌犯翁仁賢是家中的小弟,翁嫌趁全家在吃年夜飯的同時,持汽油潑灑房屋建築及在吃年夜飯的親屬身上,造成親屬六人死亡、四人受傷。案經起訴於桃園地方法院,桃園地院判處翁仁賢死刑,後來經上訴於台灣高等法院,高本院於2018年1月25日上午進行審理程序,程序內容是詰問對於翁仁賢作心理評估鑑定的鑑定人沈勝昂教授。

蘇院長與惡的距離?

2004年7月時,當時還叫做替代死刑推動聯盟的廢死聯盟拜會過當時擔任總統府秘書長的蘇貞昌院長,15年過去了,不知道蘇院長還記得蘇秘書長的話嗎?所謂「廢除死刑等嚴肅之人權議題是民進黨不變之改革理想與不會逃避之責任」。

沒有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