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于如:在這個全民公審的年代

林于如(女,1981-)

林于如於2008年11月至2009年7月間,先後殺害了自己的母親、婆婆與先生三人,並詐領高額保險金。案件曝光後媒體爭相將林于如冠上「驚世媳婦」、「黑寡婦」等聳動稱號,並於新聞、談話節目上大肆渲染案情,激起高漲的民怨造成法官判案時的壓力。林于如患有中度智能障礙及重度憂鬱症,審判過程法院並未將其列入量刑考慮,且事實認定過程中證據單薄,導致審判出現許多程序瑕疵。

 

尋常少婦的模樣──訪林志忠律師

判決書上寫著「所為難見容於天地之間」,認為是林于如的犯行使得她唯一的孩子孤身一人,必須判處死刑,生命於此彷若輕如鴻毛。卻沒有看見在國家烙下死刑判決的同時,孩子失去了僅存且唯一的母親。《兒童權利公約》中,要求國家在量處死刑時,應考量被告未成年子女的最佳利益,林志忠律師表示,這是死刑判決沒有辦法以理服人之處。

媳婦林于如

戲劇模擬人生,但是戲劇的虛構,有時反過來主宰了我們的想像。有一次我和朋友們去玩,來到一處蓮田。花已落,粗大的莖從水裡伸出來,裡頭嵌著許多蓮子。朋友說:「好像蓮蓬頭喔。」那也是我的第一念,但我沒說出口,因為這話暴露出我們的荒謬人生:池裡長的這個東西本來就是蓮蓬。我們浴室裡那個會噴水的東西,是因為長得很像這種植物,所以才叫做蓮蓬頭的。可憐我們從來認識的是浴室裡那個會噴水的,所以遇見了本尊,反倒詞窮地說:它長得好像分身。 林于如,現在或許漸漸被遺忘,必須說「就是那個驚世媳婦」,大家才恍然大悟。啊,林于如就是那個驚世媳婦,如同陳金火就是那個食人魔。內容物從未被了解,只有標籤還記得;其間的空隙,...

驚世媳婦?

編按:本文原為Edward White所寫的英文報導「A Taiwan Witch Burning」,經作者同意,我們翻譯成中文並且稍加編輯更正成為本文。 2010年1月26日,二十九歲的林于如坐在警察局偵訊室中,坦承自己殺害了自己的母親、婆婆及丈夫。他們三人在過去兩年內相繼死亡,但一直到保險公司通報林于如在這三人死亡後分別領取數百萬甚至數千萬理賠金後,警方才開始懷疑她涉嫌謀殺。 當被逮捕的新聞一傳出來,林于如就被嗜血的台灣狗仔封為「黑寡婦」,在檢察官眼中,她已經直接被宣判有罪。三年半後,即使已經她撤回部分自白,只承認殺害丈夫一項罪名,且一位法官根據她的智能測驗,認定她有智能障礙,...

驚世媳婦?

編按:本文原為Edward White所寫的英文報導「A Taiwan Witch Burning」,經作者同意,我們翻譯成中文並且稍加編輯更正成為本文。 2010年1月26日,二十九歲的林于如坐在警察局偵訊室中,坦承自己殺害了自己的母親、婆婆及丈夫。他們三人在過去兩年內相繼死亡,但一直到保險公司通報林于如在這三人死亡後分別領取數百萬甚至數千萬理賠金後,警方才開始懷疑她涉嫌謀殺。 當被逮捕的新聞一傳出來,林于如就被嗜血的台灣狗仔封為「黑寡婦」,在檢察官眼中,她已經直接被宣判有罪。三年半後,即使已經她撤回部分自白,只承認殺害丈夫一項罪名,且一位法官根據她的智能測驗,認定她有智能障礙,...

沒有內容。

沒有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