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大多數的國家都有廢死,但國情不同,台灣為什麼一定要廢死?台灣有九成的人都支持死刑欸!

首先,必須澄清我們並不是因為要追隨世界潮流而要求廢死。羅秉成律師曾說「廢死不是時尚品,我們不是追逐潮流,或畏懼所謂普世價值而盲目跟從,反對死刑必然得通過自我頑固意識的戰爭,才有覺醒的可能。」廢死的主張因人而異,有人是因為宗教信仰,有人是因為不願意讓政府擁有殺人的權力,也有人是因為害怕濫殺無辜,但我們絕對、絕對、絕對不是為了趕流行才要求廢死。

台灣無法進入聯合國體系,是政治問題;但要不要因此自外於國際社群的共識與規範,是道德問題。根據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的統計,2009全世界已經有139個國家廢除及不使用死刑(95國廢除所有死刑,9國對一般狀態下、非戰時廢除所有死刑,35國法律尚未廢除但實際上超過十年未執行死刑);仍維持死刑的只有58個國家(這58個國家中,只有18個家在2009年有執行死刑)。也就是說目前全球已經有超過2/3的國家廢除死刑。仍維持死刑的國家 包括: 阿富汗、伊朗、古巴、印度、中國、索馬利亞、新加坡、日本、美國等等。其中被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評比為完全民主自由的經濟高度發展國家、但仍維持死刑的,只有日本、美國跟台灣。

聯合國大會於2007、2008兩年通過決議,呼籲全球停止使用死刑。歐盟的官方立場很明確為廢除死刑,要成為歐盟會員國必須廢除死刑。美洲、非洲也都出現區域性的文件、宣言,呼籲區域中的國家停止或廢除死刑。

其次,其實台灣民眾並沒有「絕對」支持死刑,而常常是因為研究者在相關研究的刻意簡化與忽略,才造成台灣民意「看似」一致贊成廢死的狀態。詳細探究資料(圖一、圖二)可以發現,若是有配套措施存在的話,半數民眾是能夠接受廢死的;這和過去媒體報導與名嘴渲染的數據有所出入。

最後,必須提醒人權是不應該被民意趨向所輕易更動的,這就像是婦女、勞工權益、同性婚姻等相關議題。把權利的釋放或保留建構在一個容易被政府和媒體影響的基礎上,是極度不安全的。一旦我們要求政府限制他人的權利,他人也同樣可要求政府限制我們的權利。人權的議題必須遵循著經過大量理性討論之後得出的方針進行,而不只是跟著民意隨波逐流。

(圖一:中正大學犯罪研究中心《犯罪被害與治安滿意度調查》)

(圖二:中研院社會變遷資料庫《台灣民眾對死刑的態度與相關價值調查研究》[註])

[註]:死緩:「死緩制度」乃中國對死刑判決特有之處理,亦即緩期兩年執行。實務上為在判處死刑時給兩年緩刑期,若在其中無犯罪則可將死刑減為無期徒刑,有「功」則可減為有期徒刑。而在這邊指的「功」通常是指舉報其他犯罪或犯罪嫌疑人,可是這也衍生出諸多疑慮和弊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