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展

法國知名攝影師Christophe Meireis一系列與死刑制度相關的人像作品,將於2019年十月至十一月間,在台北、台中及高雄做展出。

本次攝影展訂定的主題為—《關係人Facing the Death Penalty》。由於此次展出的21個人物,都與死刑制度有密不可分的關係。期待在大眾觀賞展覽的同時,能直視這21位來自不同地方及背景的人,何以同樣都被死刑制度牽連著,進而思考死刑制度對當今社會所帶來的影響。

內文翻譯:申昀晏、詹斯閔、吳佳臻
審校:廢除死刑推動聯盟
 
 
攝影展資訊:
台北場:11/15-12/20  | 台灣法國文化協會(台北市大安區羅斯福路四段107號2樓)
 
 
*亦歡迎各單位接洽相關展出事宜
 
 
 
 
 
 
似乎擔心自己的解釋不夠充分,克里斯打開手機搜尋,在幾口咖啡啜飲之間拋出這句話:「寧願冒險拯救一個有罪的人,也不要譴責一個無辜的人。」他再三確認,這是法國哲學家伏爾泰說過的話。克里斯相信,誤判或被冤枉的案件遇上死刑,只會變得更難以挽救。  明暗是攝影的核心,鏡頭是朝向明亮風光的達官顯要,或是對著晦暗悲慘一生的死刑犯,站在鏡頭後決定視角的克里斯,他的心和眼沒有差別:「對我來說,那些曾和死刑搏鬥過的人,甚至更像英雄。」克里斯用才華為他人的暗影打光。

我要你直視他們的眼睛—攝影師Christophe Meireis

似乎擔心自己的解釋不夠充分,克里斯打開手機搜尋,在幾口咖啡啜飲之間拋出這句話:「寧願冒險拯救一個有罪的人,也不要譴責一個無辜的人。」他再三確認,這是法國哲學家伏爾泰說過的話。克里斯相信,誤判或被冤枉的案件遇上死刑,只會變得更難以挽救。 明暗是攝影的核心,鏡頭是朝向明亮風光的達官顯要,或是對著晦暗悲慘一生的死刑犯,站在鏡頭後決定視角的克里斯,他的心和眼沒有差別:「對我來說,那些曾和死刑搏鬥過的人,甚至更像英雄。」克里斯用才華為他人的暗影打光。

莎賓納.阿特勞伊 Sabine Atlaoui

莎賓納.阿特勞伊 Sabine Atlaoui   "如果不是因為愛,這抗爭無法堅持下去。" 莎賓納.阿特勞伊 法國 瑟居.阿特勞伊的妻子,2007年瑟居在印尼被判死刑。       "If there is no love, you can't stand the fight. " Sabine Atlaoui France The wife of Serge Atlaoui, who was sentenced to death in Indonesia in 2007     莎賓納是瑟居.阿特勞伊(Serge Atlaoui)的妻子,育有4個孩子。...

瓊納維耶芙・多納丁尼 Geneviève Donadini

瓊納維耶芙・多納丁尼 Geneviève Donadini   "我們擁有合法殺人的權利,可以將這位22歲的年輕人推上斷頭臺。" 瓊納維耶芙・多納丁尼 法國 克里斯雄・哈努齊殺童案的陪審員之一,哈努齊1976年被判死刑並執行。       "We had the legal right to kill, to order the beheading of this young man who was only 22. "

荷貝・巴丹戴爾 Robert Badinter

荷貝・巴丹戴爾 Robert Badinter     "認為死刑有嚇阻作用的人,忽略了人性的真相。" 荷貝・巴丹戴爾 法國 法國前司法部長,1981年任內廢除死刑,曾任憲法委員會主席。       "Those who believe in the dissuasive power of the death penalty ingore the truth of humanity."

琳蒂・露・艾森胡 Lindy Lou Isonhood

琳蒂・露・艾森胡 Lindy Lou Isonhood     "你認為你有辦法殺人嗎?我就這麼做了。" 琳蒂・露・艾森胡 美國 巴比・威爾徹殺人案的陪審員之一。威爾徹1994年被判死刑,2006年執行死刑。       "Do you think you could kill somebody ? Well, that's what I did. "

珊亭納・阿吉歐吉-斯今內 Sandrine Ageorges-Skinner

珊亭納・阿吉歐吉-斯今內 Sandrine Ageorges-Skinner     "等我最後有機會碰觸到你的肌膚時,你將變得近乎冰冷。" 珊亭納・阿吉歐吉-斯今內 法國 珊亭納的丈夫漢克・斯今內1995年在美國德州被判死刑。       "When I might finally be able to touch your skin, it will almost be already cold."

哈飛歐・阿嘉馬 Rafiou Adjama

哈飛歐・阿嘉馬 Rafiou Adjama     "有些人幫助我,有些人拒我於千里之外,因為受刑人的子女在人們眼裡就跟罪犯沒兩樣。" 哈飛歐・阿嘉馬 多哥 哈飛歐的父親歐賽尼・伊努撒・阿嘉馬在貝南共和國被判死刑。       "Some have assisted me, others have rejected me because the child of a prisoner is like a criminal in the eyes of some people."

鄭性澤 Cheng Hsing-tse

鄭性澤 Cheng Hsing-tse     "你(被害人的兒子)我立場雖然不同,但一樣經歷和遭遇了人世間的痛苦,分離的、仇恨的、傷痛的、破碎的,你我兩家都是受害人。" 鄭性澤 台灣 入獄14年,其中10年身處死牢。2016年獲釋,2017年無罪確定。       "You (the victim's son) and I have different standpoints, but we both experienced the pain, suffering, hatred, hurtfulness and brokenness in life. Your family and...

莊林勳 Chuang Lin-xun

莊林勳 Chuang Lin-xun     "希望像我們這些冤獄的人愈來愈少,像你們這樣熱心的律師、人權工作者愈來愈多,讓正義可以真的實現。" 莊林勳 台灣 入獄12年,其中7年身處死牢。2003獲釋,2012年無罪確定。       "I hope there are fewer and fewer innocent people, and more and more passionate lawyers and human rights activists like you so justice can be truly fulfilled."

徐自強 Hsu Tzu-chiang

徐自強 Hsu Tzu-chiang     "我沒有什麼夢想,只希望不要再有下一個徐自強。" 徐自強 台灣 入獄16年,其中12年身處死牢。2012獲釋,2016年無罪確定。       "I don't have dreams. I just wish that there won't be another Hsu Tzu-chiang."

劉秉郎 Liu Bing-lang

劉秉郎 Liu Bing-lang   "過去深夜裡被警察抓走的陰影至今仍在。" 劉秉郎 台灣 入獄12年,其中7年身處死牢。2003獲釋,2012年無罪確定。       "The shadow of being arrested by the police at night still haunts me until now."

蘇建和 Su Chien-ho

蘇建和 Su Chien-ho     "我希望每個國家都可以邁向沒有死刑的社會。或許這是一個夢,但我相信我們一定會有成功的一天。" 蘇建和 台灣 入獄12年,其中7年身處死牢。2003獲釋,2012年無罪確定。     "I hope we can move forward to a world without the death penalty. This may be a dream, but I believe that we will succeed some day."

彼得・普林構 Peter Pringle

彼得・普林構 Peter Pringle     "他們說需要兩個獄警拉著我的腳,以確保我的脖子被絞斷。" 彼得・普林構 愛爾蘭 入獄15年,其中6個月身處死牢。1995年獲釋。       "They said it would take two guards to pull my legs, to make sure my neck was broken."

桑尼・雅各 Sunny Jacobs

桑尼・雅各 Sunny Jacobs     "杰西(前夫)的頭在電椅上冒火,但兩年半後,我們獲判無罪。" 桑尼・雅各 美國 入獄17年,其中5年身處死牢。1992年獲釋。       "Jesse's head caught fire. Two and half years later, we were exonerated."

彼特・歐酷 Pete Ouko

彼特・歐酷 Pete Ouko     "我有18年沒看過日落。" 彼特・歐酷 肯亞 入獄17年,其中15年身處死牢。2016年獲釋。       "I hadn't seen the sunset for 18 years."

恩度・歐勒圖善尼 Ndume Olatushani

恩度・歐勒圖善尼 Ndume Olatushani   "死牢裡,我從沒遇過有錢人。" 恩度・歐勒圖善尼 美國 入獄28年,其中20年身處死牢。2012年獲釋。       "I never met a rich person sitting on death row. " Ndume Olatushani U.S.A 28 years in prison, including 20 years on death row; released in 2012     入獄28年,其中20年身處死牢。2012年獲釋。 因為一樁沒犯過的罪,歐勒圖善尼在美國被關了28年,其中20年身在死牢。...

亞梅・哈歐 Ahmed Haou

亞梅・哈歐 Ahmed Haou     "四周沉靜得可怕,即使最輕微的聲響也能讓你的心狂跳:就是現在,時候到了!" 亞梅・哈歐 摩洛哥 入獄15年半,其中10年半身處死牢。1998年獲釋。       "There is a terrible silence. When you hear the slightest sound, your heart starts to beat : This is it, it's time! "

安托奈特・夏欣納 Antoinette Chahine

安托奈特・夏欣納 Antoinette Chahine   "定罪後長達一個月的時間,我無法言語、癱瘓麻木。" 安托奈特・夏欣納 黎巴嫩 入獄5年半,其中2年身處死牢。1999年獲釋。       "I was incapable of speaking for a month after my conviction. I was paralysed." Antoinette Chahine Lebanon 5 and a half years in prison, including 2 years on death row; released in 1999     入獄5年半,...

亞瑟・猶大・安卓 Arthur Judah Angel

亞瑟・猶大・安卓 Arthur Judah Angel     "在死牢裡,我們不會為死者哀悼太久,因為即使是活著的人也在日漸死去。" 亞瑟・猶大・安卓 奈及利亞 入獄16年,其中9年半身處死牢。2000年獲釋。       "On death row we don't mourn the dead too long, even the living die daily."

蓋瑞・尊卡 Gary Drinkard

蓋瑞・尊卡 Gary Drinkard   "我身邊有連續殺人犯,也有無辜的人,你無法分辨誰是無辜。" 蓋瑞・尊卡 美國 入獄8年,其中5年身處死牢。2001年獲釋。       "I was next to serial killers. I was next to innocent people. You could not tell the difference. "

荷西・尤阿金・馬提內 José Joaquim Martinez

荷西・尤阿金・馬提內 José Joaquim Martinez     "我在家只用鹵素燈,一般燈泡滋滋作響會讓我想到電椅。" 荷西・尤阿金・馬提內 西班牙 曾監禁於美國,入獄5年半,其中3年身處死牢。2001年獲釋。       "At home I only have halogens. The crackling of the light bulbs reminds me of the electric chair."

蘇珊・淇古拉 Susan Kigula

蘇珊・淇古拉 Susan Kigula     "我被迫留下一歲的女兒,使她無父無母。" 蘇珊・淇古拉 烏干達 入獄16年,其中11年半身處死牢。2016年獲釋。       "I had left my one-year-old daughter behind with no par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