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死刑替代方案公民審議

2024/03/03

​死刑替代方案公民審議 若回顧台灣近代的死刑歷史,2000年第一次政黨輪替,陳水扁總統首次喊出台灣要逐步廢除死刑;2006年到2009年台灣停止死刑執行;2008年政黨再次輪替,...

「死無對證」合憲乎?

2024/02/29

沈鴻霖與王信福這兩個案件共同被告是因為遭國家槍決而死亡,進而導致被告無法對之進行對質詰問,這樣的不利益可歸責於國家,不應由被告承擔。

刑事非常救濟之困境與展望

2024/02/29

台灣最高法院自2009年兩公約施行迄今,陸續透過相當的裁判先例樹立了「不確定故意殺人」排除於公政公約第6條「情節最嚴重罪行」要件而限制死刑的適用,惟現仍存有法院未確實遵照兩公約規定限縮適用死刑的範圍...

「可望而不可及」的請求赦免權利

2024/02/29

當國家要剝奪人民的生命權,就應該要負起論證義務。但憲法法庭做了不受理裁定,等同免除了國家機關自身的論證義務。亦即,憲法法庭違背了它「生命權保障義務」。

死刑就是恣意——簡介匈牙利憲法法院的死刑違憲判決

2024/02/27

匈牙利憲法法院在一九九〇年宣布死刑違憲,是釋憲廢除死刑的首例。主文以外,有四份協同意見書、一份不同意見書,但六份文件裡,最突出也最重要的不是主文,而是首席大法官拉斯洛‧索游(László...

大法官沒有暫停鍵

2024/02/27

在憲政體系中,司法權本來就有其專業性與獨特地位,司法權與多數民意之「抗多數困境」更是大一法律系學生學習憲法時的基礎知識。司法權本來就不需要「符合民意」,而是遵循憲政體系中的權力分立原則,...

死刑犯監所處遇初探

2024/02/26

在多年的救援和倡議過程中,臺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關注死刑犯在監服刑期間的基本人權保障,近年透過監所訪談計畫,希望進一步爬梳獄中環境和死刑制度對於死刑犯在獄中身心健康的影響。...

歷劫之後,餘生何以可能?——死刑平反者重返社會的舉步維艱

2024/02/07

普通人一輩子,可能從來都不覺得,也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被捲進冤案裡。因此,即便一個冤獄案件被平反了,大眾也會直覺地覺得這位所謂的平反者,只是因為證據不足而被釋放,不代表他真的清白無辜,因為「...

2023 廢死話重點

2024/02/06

過去的這一年,廢死聯盟在忙什麼?有哪些跟廢死相關的重大事件與活動,我們全部整理報給你知!今年也要繼續作伙打拚! (製圖:Mido)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