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性澤:不信正義喚不回

鄭性澤(男,1968-)

2002年台中豐原KTV槍擊案,員警蘇憲丕不幸殉職。鄭性澤熬不過警察刑求而自白。本案沒有科學證據證明鄭性澤殺人,凶槍上沒有鄭性澤的指紋。目擊證人也證稱鄭性澤並未對警察開槍。鄭性澤有明顯遭刑求的跡象,自白也與物理證據多處不符,但法院於2006年仍判處鄭性澤死刑定讞。
在包括廢死聯盟及冤獄平反協會及律師團的救援下,各界漸漸關注這個案件,2016年鄭性澤案開啟再審並獲釋,2017年無罪確定。

 

鄭性澤:只有輸家的一場審判

遭判死刑10年,關押看守所14年 冤獄天數5231天,離自由還有多遠? 一個故事,關於命運與機會。 2002年1月5日凌晨,十三姨KTV早已人去樓空,映入眼簾的是數量大批的員警以及聞訊趕來的媒體記者,隨著黎明的來臨,「真相」逐漸明朗。員警對著鏡頭說明:「一名警員及一名歹徒死亡、另兩名嫌犯小腿中彈。」隔日,眾人經過偵訊後,鄭性澤遭指控成為殺警案兇手,也成為這樁槍案的眾矢之的。 本案歷經21次開庭,到死刑定讞,鄭性澤始終喊冤,並指出認罪自白是遭警方刑求所致。本案種種皆讓人心生疑惑:鄭性澤不曾承認過殺害員警,也不承認自白是出於自由意志,然而卻被判處死刑定讞。難道這是死刑犯案件中常有情況?...

─冤案‧鄭性澤‧小五生‧罪與罰‧妞妞闖禍了─

─冤案‧鄭性澤‧小五生‧罪與罰‧妞妞闖禍了─ 文/黃小奈(小學教師) 不久的兩個多月前,4 月 12日,5210天的失去自由,冤案死囚鄭性澤終於首度被傳喚出庭。那個星期二下午,綜合課,我和小五生一起看阿澤的紀錄片,我們討論,我們焦急,我們集氣。我和小五生們的心都已經插翅飛向法院,希望能有好消息。 「老師,他被關起來的時間都比我們年紀還要大了 ⋯⋯」 是啊,是那麼漫長的不見天日。 隔天,小宸早上一到校,就急急地問我:「老師!鄭性澤可以回家了嗎?」 我搖搖頭,說不出話。全班霎時瀰漫著低氣壓這樣。 也許有人會想,為什麼要在小學五年級的課堂,和學生討論這些?為什麼不乖乖照著課本進度上課就好。

支持法院查明真相,抗議警政署長偏頗發言-鄭性澤平反大隊聲明

「支持法院查明真相,抗議警政署長偏頗發言」 鄭性澤平反大隊聲明(2016/06/18) 今年5月2日,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裁定鄭性澤案開始再審,5月3日鄭性澤獲得釋放,法院已於6月4日舉行第一次準備程序。 6月15日,蘇姓警員家人於警政署署長室臉書平台上留言,認為「科技技術及辦案技巧或許存有瑕疵,但仍不可掩蓋殺人兇手就是鄭姓被告的事實」「希冀案情真相早日水落石出」。鄭性澤平反大隊能理解蘇姓員警家人的悲痛以及作為被害者家屬心聲無法被相關單位重視的失望。就因為如此,我們更支持法院重啟調查,釐清蘇姓警員不幸殉職之真相,不能因為司法的錯誤,讓另外一位被害者含冤莫白。

死刑對冤案:正義曙光?案件二、鄭性澤案

死刑對冤案:正義曙光?案件二、鄭性澤案  講者/邱顯智律師整理/陳景瑄(台權會志工) 影片連結:死刑對冤案 2 鄭性澤案 2016 0429

鄭性澤案答客問

鄭性澤案答客問 一、鄭性澤案是什麼樣的案子? 2002年台中豐原KTV槍擊案,員警蘇憲丕於攻堅時不幸殉職,跟著朋友去唱歌的鄭性澤被當成嫌疑犯,熬不過警察刑求而自白。鄭性澤有明顯遭刑求的證據且自白與現場物理證據多處不符;目擊證人梁先生也說鄭性澤沒有離開座位對員警開槍;現場其他員警在案發後第一時間表示在場遭擊斃的羅武雄有對警察開槍,但最後在法院作證時卻更改證詞。本案沒有可證明鄭性澤開槍的科學證據,凶槍上也沒有他的指紋,法院仍於2006年判決死刑確定。 想要更了解鄭性澤案,可以參考:

「沒有人應該被這樣對待」~了解鄭性澤案,支持鄭性澤

「沒有人應該被這樣對待」~了解鄭性澤案,支持鄭性澤 2016年5月4日鄭性澤平反大隊聲明稿 鄭性澤失去自由的第5231天,數字終於停止了。 今年3月,台中高等法院檢察署檢察官為死刑冤案鄭性澤聲請再審,創下司法史上檢察體系為死刑確定判決聲請再審首例,也創下檢辯雙方共同為死囚利益聲請再審的首例;4月12日,鄭性澤自死刑定讞後終於有機會出庭為自己辯白,這再創下法院首度傳喚死刑定讞案件於再審裁定開啟前出庭的先例;5月2日,律師團收到振奮人心的消息-台中高分院裁定開啟再審並停止刑罰之執行。昨天(5月3日),鄭性澤再度借提台中高分院,法院當庭裁示,限制鄭性澤出境、出海,於無羈押、具保、責付的狀況下,...

【會後新聞稿】無罪的死囚:鄭性澤-有罪確定十年後,法院首度傳喚鄭性澤出庭

會後新聞稿 【無罪的死囚:鄭性澤】 有罪確定十年後,法院首度傳喚鄭性澤出庭 地點: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大門前 時間:2016年4月12日下午2時30分 (開庭後) 出席:羅秉成律師、邱顯智律師、李宣毅律師、鄭性澤平反大隊 (照片拍攝:廖家瑞) 再審准駁前,傳訊死刑定讞被告出庭首例 繼台中高分檢為死囚鄭性澤聲請再審,創下司法史上檢察體系為死刑確定判決聲請再審首例,鄭性澤案義務律師團也隨即聲請再審,台中高分院同意併案審理,亦創下檢辯雙方共同為死囚利益聲請再審之首例。台中高分院訂於4月12日下午2時30分傳訊鄭性澤出庭,法院首次為死刑案件再審裁定准駁前傳訊被告開庭,鄭性澤案再度創下首例。(...

平反冤罪,「自覺」為貴~籲請法官准予開啟再審

編按:廢死聯盟感謝鄭性澤律師團一路以來的努力不懈,更為檢察官能主動為鄭性澤案聲請再審感到欣慰。檢察官雖然「自覺」了,但,這還不夠。平反冤案,更著重法官們的「自覺」!如今檢察官開啟了公平審判的按鈕,法官也應具同樣的勇氣,裁定開啟再審,給鄭性澤一次公平審判的機會!而我們和冤獄平反協會及所有聲援的夥伴團體將會繼續努力!

鄭性澤案的法官不必迴避?

鄭性澤案的法官不必迴避? 金孟華/交大科技法律學院助理教授 除了刑求下的不實自白、缺乏足夠科學基礎的彈道想像,鄭性澤案還出現了同一庭的三位法官「原班人馬」重複審理裁判該案的情況。 鄭性澤在民國九十一年間經高等法院台中分院判處死刑,他提出上訴,最高法院在九十二年將案件發回高等法院台中分院重新審理,更一審依舊維持死刑判決,他再次上訴,案件又於九十三年被發回高等法院台中分院,而這一次,更二審的三位法官竟然與九十一年判處鄭性澤死刑的三位法官完全相同,三位法官第二次審理本案後,依然作出鄭性澤有罪的判決。鄭性澤第三次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訴,但這一次,他的上訴被駁回,鄭性澤在九十五年死刑定讞。...

老大用改造手槍 小弟用制式手槍?

老大用改造手槍 小弟用制式手槍? 許玉秀/前大法官 警察一開始就知道 凶槍何在 鄭性澤否認開槍,更沒承認曾經持有制式克拉克手槍,因此找到讓他不能「狡賴」的證據之前,他究竟知不知道擊斃警員蘇憲丕的槍枝是制式克拉克手槍,不能確定。但是偵訊鄭性澤的警察、曾經在槍戰第一現場的警察,在槍戰結束後的第一時間,不是可能,而是確定知道凶槍就是制式克拉克手槍。 現場除了遭擊斃員警的手槍之外,有四把手槍,黑色制式克拉克手槍只有一把。據第一個進入現場蒐證的警員蔡華癸回答檢察官第一次偵訊所陳述,遭擊斃的歹徒羅武雄斜坐在沙發上,右手下方有一個垃圾桶,裡面有一支黑色克拉克手槍,該手槍卡彈兩次,第一次卡彈掉落在羅身上,...

鄭性澤因警訊筆錄遭判死刑

鄭性澤因警訊筆錄遭判死刑 許玉秀 / 前大法官 鄭性澤如何開槍擊斃警員?只能想像! 鄭性澤案命案現場勘驗錄影帶告訴我們,偵訊錄影和偵訊筆錄可以差很大! 鄭性澤其實並沒有在命案現場「表演」,想知道他在命案槍戰現場,如何躺在沙發上、如何開槍、如何丟槍,會大失所望。 彈道鑑定用說的 不是因為鄭性澤反正否認有開槍,而是因為檢察官以自己的姿勢,坐到所謂行凶位置,和他抽象對話,不曾嘗試讓他到座位上表演如何和比鄰而坐的梁漢璋靠在一起、如何躺或趴在沙發上,也沒問清楚具體的姿勢和身體動作,以便了解他坐在沙發上的身體高度和舉槍姿勢(如果有)如何射殺遭擊斃的警員(或許因為鄭性澤受槍傷的右腿打上石膏移動不便,...

鄭性澤的自白不白

鄭性澤的自白不白 顧立雄/律師 當被告否認犯罪自稱清白時,他說的話叫作抗辯或狡辯;只有當被告說他犯罪時,他所說的才是「自白」。所以「自白」中所謂的「白」,往往只是審判者視角中有罪預設的真相大白,其實無關被告的清白或不白。 一次自白永不翻身 關於「自白」,司法實務自有其一套邏輯:自白與其他證據相符,剛剛好而已;自白與其他事證矛盾,叫作被告故佈疑陣;被告先否認後自白,叫作幡然悔悟;被告先自白後否認,代表前面的自白顯然出於自由意志。各種組合,一種結論:被告有罪。 日前最高法院駁回檢察總長為鄭性澤提起的非常上訴,細讀其理由,無非即重申原確定判決之「故佈疑陣」說。...

「請大法官還給鄭性澤一次公平審判的機會 -死刑冤案鄭性澤聲請釋憲 」記者會新聞稿

【會後新聞稿】請大法官還給鄭性澤一次公平審判的機會 死刑冤案鄭性澤聲請釋憲記者會 【時間】2015年10月1日上午9:00 【地點】台灣高等法院刑事庭門口(台北市博愛路127號) 【出席】羅秉成律師(台灣冤獄平反協會理事長、鄭性澤冤案義務律師)               林慈偉法務主任(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               徐偉群教授(台灣守護民主平台)               陳雨凡律師(民間司改會副執行長)               邱伊翎秘書長(台灣人權促進會) 【主辦】台灣冤獄平反協會、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台灣人權促進會、台灣守護民主平台、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

鄭性澤開槍殺警經「嚴格證明無誤」?

鄭性澤開槍殺警經「嚴格證明無誤」? 李俊億/台大法醫所教授 拜讀錢建榮法官《徐自強與鄭性澤》與許玉秀前大法官《鄭性澤必須是兇手,因為不笨?》文章後,非常期待在鄭性澤案之確定判決書中,除了自白外,還可找到科學證據,作為課堂的教材。 鄭性澤案是一起室內槍擊案,在數分鐘的駁火槍戰後,一名警察殉職、羅武雄被擊斃、鄭性澤腿部中彈。現場其餘五人無一脫逃,所有證據都在現場,證據保全、採證與鑑定都在警方掌握之中。想像中的死刑判決之證據應該會有:兇槍上有兇手的指紋、現場只有兇手的手上有火藥殘跡或火藥殘跡濃度最高、兇手的位置在槍擊彈道上,兇手面對鐵證俯首認罪等。

鄭性澤必須是兇手,因為不笨?

鄭性澤必須是兇手,因為不笨? 許玉秀/前大法官 提到鄭性澤案,總是想起民國九十一年的台中十三姨KTV殺警案件的命案現場。在鄭性澤被帶到現場表演的履勘錄影帶裡。 現場履勘從九十一年一月六日下午兩點開始,兩點十七分五十七秒到兩點二十分十九秒之間,檢察官和鄭性澤有一段關鍵的對話。也就是「所謂」鄭性澤改變口供的過程(點點點表示中間有重複和不完整的對話)。 檢:你說拿槍在哪裡?(兩點十七分五十七秒) 鄭:我從這邊拿槍,然後放在地上。… 檢:不是啦!我不是問你怎麼丟嘛,是問你怎麼開呀? 鄭:那時候我不知道我怎麼開啊! 檢:你剛剛不是跟我說你開兩槍嗎? 鄭:是我拿出來放在地上的。… 檢:...

錢建榮/徐自強與鄭性澤

錢建榮/桃園地院法官 大法官釋字五八二號解釋的主角徐自強,被訴共同擄人勒贖殺人案纏訟二十年,距釋字五八二號解釋公布也超過十年,日前首次獲台灣高等法院改判無罪。預想檢察官不可能承認起訴錯誤,勢必提起上訴,之後還是要看最高法院法官的態度。 不久之前,倒是有件確定死刑的判決︱︱鄭性澤殺警案︱︱檢察總長代表偵查體系認了錯,向最高法院提起非常上訴,檢察總長指出確定判決違法採用鄭性澤遭警刑求後未久,在檢察官前同有違反自由意志的自白筆錄,希望審判體系重新考慮判決的合法性,無奈最高法院不願承認錯誤,還是駁回檢察總長的上訴。 很多人說,徐自強案是審判體系的反省,若真是如此,也僅限於高等法院的下級審,...

繼續救援,永不放棄 -鄭性澤案救援團隊對最高法院駁回非常上訴案聲明-

  繼續救援,永不放棄 -鄭性澤案救援團隊對最高法院駁回非常上訴案聲明-  

探視鄭性澤筆記

探視鄭性澤筆記 文:胡文(台中女中學生) 在鐵門和欄杆的縫隙間,我隱約看見對面穿著灰暗看守所制服的鄭性澤。轉頭望了我的好友一眼,她似乎和我一樣緊張。 鐵門一升起,我們著急地拿起話筒。眼前的他,比起十三年前的照片,感覺卻像老了二十幾歲。我的心裡忽然湧起一陣感傷和憤怒,在人生最精華的時段,以正義為幟的司法竟如此摧殘著他,在他臉上留下不可抹滅的痕跡。可我依然微笑,向眼前這個看起來超級nice的人打招呼。 「你們現在年紀多大?為什麼想來看我啊?」他一直笑著,我卻想到進來以前,邱律師告訴我們:「快過年了,他應該特別感傷。」可是他笑著,我們像好友一樣聊著。提到我們的志向,我們的興趣,...

鄭性澤一直玩大會報告

大會最新消息:今天(2014/10/15)上午,鄭性澤的臉書帳號已經恢復了。 鄭性澤一直玩大會報告 感謝熱情參與「鄭性澤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活動!我們初步估計活動期間共有近三千則打卡與動態標記,鄭性澤足跡不僅遍佈台灣全國,甚至擴散至三大洲,迴響熱烈令人感動噴淚! 鄭性澤平反大隊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大家想先聽哪一個呢? 不管您想先聽哪一個,我們要任性地先講壞消息。 為了讓鄭性澤也能盡量跟大家同遊,平反大隊近日正著手準備整理動態與照片,預計做成書面檔案交給鄭性澤。然而卻發生意料之外的波折。10月13日下午,鄭性澤平反大隊成員最後一次查看鄭性澤的臉書帳號。...

無罪,還差最後一哩路

無罪,還差最後一哩路 ─羅秉成、邱顯智、任君毅、陳又寧四位義務律師談鄭性澤案 文/陳冠婷(高中生) 案件的起始 鄭性澤案, 2002年發生的殺警案件。就像多數的冤案一樣,有了非法取得的自白,沒有其他科學證據。兇槍上沒有他的指紋,也有證人作證他從未開槍,但他在2006年被判決死刑確定。即使監察院的調查報告指出許多疑點,他仍然待在監牢裡,等待出來的那天……。

第一次見到你—探視鄭性澤

第一次見到你—探視鄭性澤 文/陳冠婷(高中生)     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接觸到鄭性澤的案件。我會想去見他,可能是因為剛寫完一篇有關他案件的文章吧。在我的腦海裡,他的模樣用律師的形容詞加上他多年前的帥氣照片拼湊起來,就是我對他的印象。律師說他樂觀、說他是個跟律師一起互相加油打氣的人。 某天下午我搭車到台中,跟我的朋友一起去了看守所。填完單子,然後等待進去見他。我腦中一直問我自己,等等要跟他說什麼話,但直到進去前我還是沒有答案。我坐在位子上,看著鐵門拉起,我終於看到他了,隔著一個透明的牆。

【最新消息】檢察總長顏大和死刑冤案鄭性澤提起非常上訴

【最新消息】檢察總長顏大和死刑冤案鄭性澤提起非常上訴 2014年9月4日 最高法院證實,檢察總長顏大和於日前為死刑冤案鄭性澤提起非常上訴,最高法院已經受理分案。這是檢察總長上任以來首次為死刑犯提起非常上訴。 鄭性澤義務律師團自2012年開始救援鄭性澤,也曾經2度向前任總長黃世銘聲請提起非常上訴,均不被受理。在李復甸委員的調查下,監察院於(2014年)3月12日通過調查報告,明確指出鄭性澤案的偵查審理有多處違法,鄭性澤有高度可能有冤。4月29日顏大和檢察總長上任的第一天,義務律師團也向檢察總長要求提起非常上訴。 自1973年以來,美國已經有146位獲得平反釋放的死刑犯,自2000年以來,...

新任總長的第一任務 鄭性澤:死刑冤罪,即刻救援

新任總長的第一任務 鄭性澤:死刑冤罪,即刻救援 新聞稿 【時間】2014年4月29日下午1:30 【地點】最高法院檢察署大門口(台北市貴陽街一段235號) 【出席】羅秉成律師(冤獄平反協會理事長、鄭性澤冤案義務律師)、高榮志律師(民間司改會執行長)、林依雯同學(台大法學院刑法組研究生,參與律師團救援) 【主辦】冤獄平反協會、廢除死刑推動聯盟

聲援鄭性澤

文 / 陳冠婷(高中生) 星期五,執行死刑犯慣例的日子。近日不斷有執行死刑的消息出現,讓鄭性澤家屬及聲援者非常難熬,所以在三月十四日這個星期五的下午,大家決定到台中看守所前面鼓勵他。 鄭性澤的媽媽(中)、弟弟(左),鄭性澤案的義務辯護律師邱顯智(右),還有一群聲援民眾在看守所前聲援鄭性澤。  提供/ 陳冠婷 我帶著一群朋友過去,一路上跟大家說著鄭性澤發生什麼事,然後一路聽到許多謾罵的聲音。大家都不解,為什麼他會被關,也不解法院為什麼會這樣判決。到了看守所前,或許是因為人命關天,也或許是因為建築物帶來的嚴肅氣氛,所有人都沉默了。大家也都默默地走去拿黃絲帶,繫在手上。...

你不能號稱代表我去殺死一個無辜的人

文 / 劉燕玉(文字工作者、「鄭性澤愛堅強」志工團團員) 監察院公佈調查報告的前一天下午,我才去台中看守所探望鄭性澤,距離上次看他差不多兩個月。兩次見面,不變的是鄭性澤澄澈純淨的眼神,他強打起笑容與探訪者聊天,以及總是熱切地詢問每個認識與不認識的人近況的體貼。但我感覺到這兩次,他的心情不太一樣。前一次他的心情稍微好些,這次狀況不如上次那麼好。 台中看守所  (圖片來源/廢除死刑推動聯盟) 這是可以理解的。任何人遭遇到不幸或變故,情變分手也好,像鄭性澤遭遇的這種天大的無妄之災也好,一個人再怎麼努力,這件事對當事人心情的影響,都是起起伏伏的。有時你強壯點,心情與思考就正向點;...

監察院調查報告:鄭性澤案偵辦有重大瑕疵,應再審!

文 / 任君逸(鄭性澤案義務辯護律師)     監察院李復甸委員於103年3月12日提出鄭性澤案的調查報告,主要調查鄭案的判決有沒有違背法令、有沒有可以提起非常上訴或再審的事由。     李委員除了調閱本案全部的卷宗資料外,也向豐原醫院調閱鄭性澤腿部槍傷的全部病歷、羅武雄槍戰後就醫紀錄等資料,並諮詢吳木榮法醫的專業意見,慎重的提出調查報告。 取自監察院官網     調查報告提及幾個重點: 一、鄭性澤遭員警刑求,再經檢察官疲勞訊問,遭槍擊後竟然長達十個小時未休息;自白內容也很模糊,欠缺體驗描述,自白並無任意性且不實!

白色情人節,為鄭性澤繫上黃絲帶…

白色情人節,為鄭性澤繫上黃絲帶… 20140314新聞稿 在義務律師團代表邱顯智律師、劉繼蔚律師和李宣毅律師的陪同下,鄭性澤的母親、弟弟在台中看守所前,和將近50位的聲援者,包括靜宜法服社的學生,后豐大橋冤案的王家媽媽以及姊姊,為鄭性澤繫上黃絲帶,希望他可以快點回家… 監察院於今年(2014年)3月12日通過由李復甸監察委員提出的調查報告,認定死囚鄭性澤案判決法院認事用法確有疑問,監院提出六大疑點,認為鄭性澤不應判決死刑。 鄭性澤家人及律師團除了感謝監察院對鄭性澤案的重視之外,但也擔憂法務部不理會監察院的調查報告,不願意轉請最高法院檢察署研提非常上訴及再審,那該怎麼辦?...

死囚冤案鄭性澤有待平反,莫讓枉死憾事重演

死囚冤案鄭性澤有待平反,莫讓枉死憾事重演 鄭性澤冤案義務律師團對監察院調查報告聲明 今日(2014/3/12)監察院通過李復甸監察委員調查報告,認定死囚鄭性澤案判決法院認事用法確有疑問,監院提出六大疑點,認為鄭性澤不應判決死刑。鄭性澤案義務律師團對於監察院重視鄭性澤冤案表示感謝,將為鄭性澤尋求司法救濟。 疑點重重的死刑冤案 鄭性澤案是近年重要的死囚冤案救援行動,備受重視,鄭性澤在2006年遭判決死刑定讞,但案情依然疑點重重。冤獄平反協會與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在2011年組成義務律師團展開救援,由協助蘇建和三人平反的羅秉成律師擔任義務律師團團長,律師二度請求法院開啟再審,...

鄭性澤律見筆記

鄭性澤律見筆記1 ⊙邱顯智(律師,台權會執委、廢死聯盟理事) 答應林欣怡要寫鄭性澤律見筆記,然而下筆卻有千金重。千頭萬緒不知該從何說起。律見其實本質就是去看一個人,只不過是基於案件的需要而去。 然而看鄭性澤的意思是,你看了一個極可能冤枉的人,而那個人又是隨時可能會被槍決的死刑犯,當你看到活生生的一個人就在你面前,他會談從前母親節的時候他都帶媽媽去餐廳吃飯,過年的時候他包給爸爸、媽媽、弟弟、妹妹紅包,而他可能連偷牽腳踏車或偷抱西瓜這樣的犯罪都沒做,卻被判了死刑。然後你來了,最後你跟他還握手,感受到他手裡的溫度,帶著滿身的無奈與悲傷,離開。 也許是出身苗栗苑裡農村子弟的關係,...

「死囚」鄭性澤

[編按] 鄭麗君委員於2012年8月31日蘇建和三人宣判無罪當天,就陪同廢死聯盟、冤獄平反協會及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三人去台中看守所看鄭性澤,為他加油打氣;之後,又到苗栗見鄭媽媽,聽到鄭媽媽說只能以電視接見,無法面對面探視自己的兒子,鄭委員就立即和鄭媽媽約定,一定會帶她去看守所,讓母子能夠會面。2012年底鄭媽媽如願。 「死囚」鄭性澤 ⊙鄭麗君 一直記得《悲慘世界》裡,尚萬強在日記裡寫下:當法庭開始審判我時,我的內心也開始審判這個世界。這篇鄭性澤母親的訪談,讓我們聽見來自社會底層無力吶喊的真實聲音。 上個月,陪鄭性澤的母親、弟弟,以及弟弟三歲多的小女兒,去台中看守所特見鄭性澤,...

人間異語:沒權沒勢 才判我兒子死刑

2013年1月16日 蘋果日報 Q:民國91年,台中豐原KTV發生槍戰,一名警員中彈殉職,由於持槍嫌犯被擊斃,警察認定你兒子鄭性澤才是殺警兇手,95年,歷經三審死刑定讞,但你們仍不放棄,尋求非常上訴高達22次,為何認為兒子被冤枉? A:一隻螞蟻都要命,更何況是一個人,阮哪有可能放棄?我兒子是被人誣賴的。驗兇槍沒他的指紋,他身上帶的槍也非兇槍,都嘸證據。事發後他腳中彈不能走,我去看他,他整張臉被打好腫。他說警察打他,連睪丸都撞(指被電擊)。後來每次開庭,我跟一群親戚朋友都有去,看到一個乖孩子遇這種事,大家都很關心。檢察官很兇,我朋友阿月有在跑法院比較懂,他說:「他已咬死是你兒子做的。」...

警方隱匿證據 死囚鄭性澤含冤11年

警方隱匿證據 死囚鄭性澤含冤11年 2013//1/3 新聞稿 尤美女立法委員辦公室、吳宜臻立法委員辦公室、張曉風立法委員辦公室及鄭麗君立法委員辦公室於2013年1月3日(四)早上共同於立法院中興大樓召開記者會,質疑警方隱匿證據,死囚鄭性澤可能含冤而被執行死刑,造成不可彌補的錯誤。 2002年台中豐原KTV槍擊案中,員警蘇憲丕於攻堅時不幸殉職,鄭性澤於2006年遭判決死刑定讞。但律師團質疑本案欠缺可證明鄭性澤殺人的科學證據,沒有彈道比對、現場重建、專業法醫鑑定、凶槍上也沒有鄭性澤的指紋。確定判決中法院以自白作為有罪判決依據,但現存物證卻與鄭性澤自白有多處不符。而依據鄭性澤病歷紀錄,...

蘇案翻版:給鄭性澤一個重新審判的機會

蘇案翻版:給鄭性澤一個重新審判的機會 2012年9月17日新聞稿 疑點重重的鄭性澤案已引起司法改革團體高度關切,並組成義務律師團尋求法律救濟;但最高法院於九月十三日駁回鄭案的再審聲請抗告,死刑定讞的鄭性澤案情況危急!羅秉成律師代表律師團已經於今日向最高檢察署遞出非常上訴聲請狀,並在立委鄭麗君、尤美女、吳宜臻聲援下,和羅秉成律師(冤獄平反協會理事長)及作家張娟芬(廢死聯盟執行委員)共同召開記者會,希望鄭性澤能夠盡快重獲一個公平審判的機會。 2002年台中豐原KTV槍擊案中,嫌疑犯羅武雄中槍死亡,員警蘇憲丕也於攻堅時不幸殉職,鄭性澤於2006年遭判決死刑定讞。 鄭性澤案雖然較蘇案晚了10年發生...

鄭性澤:只有輸家的一場審判

遭判死刑10年,關押看守所14年 冤獄天數5231天,離自由還有多遠? 一個故事,關於命運與機會。 2002年1月5日凌晨,十三姨KTV早已人去樓空,映入眼簾的是數量大批的員警以及聞訊趕來的媒體記者,隨著黎明的來臨,「真相」逐漸明朗。員警對著鏡頭說明:「一名警員及一名歹徒死亡、另兩名嫌犯小腿中彈。」隔日,眾人經過偵訊後,鄭性澤遭指控成為殺警案兇手,也成為這樁槍案的眾矢之的。 本案歷經21次開庭,到死刑定讞,鄭性澤始終喊冤,並指出認罪自白是遭警方刑求所致。本案種種皆讓人心生疑惑:鄭性澤不曾承認過殺害員警,也不承認自白是出於自由意志,然而卻被判處死刑定讞。難道這是死刑犯案件中常有情況?...

鄭性澤案答客問

鄭性澤案答客問 一、鄭性澤案是什麼樣的案子? 2002年台中豐原KTV槍擊案,員警蘇憲丕於攻堅時不幸殉職,跟著朋友去唱歌的鄭性澤被當成嫌疑犯,熬不過警察刑求而自白。鄭性澤有明顯遭刑求的證據且自白與現場物理證據多處不符;目擊證人梁先生也說鄭性澤沒有離開座位對員警開槍;現場其他員警在案發後第一時間表示在場遭擊斃的羅武雄有對警察開槍,但最後在法院作證時卻更改證詞。本案沒有可證明鄭性澤開槍的科學證據,凶槍上也沒有他的指紋,法院仍於2006年判決死刑確定。 想要更了解鄭性澤案,可以參考:

鄭性澤案的法官不必迴避?

鄭性澤案的法官不必迴避? 金孟華/交大科技法律學院助理教授 除了刑求下的不實自白、缺乏足夠科學基礎的彈道想像,鄭性澤案還出現了同一庭的三位法官「原班人馬」重複審理裁判該案的情況。 鄭性澤在民國九十一年間經高等法院台中分院判處死刑,他提出上訴,最高法院在九十二年將案件發回高等法院台中分院重新審理,更一審依舊維持死刑判決,他再次上訴,案件又於九十三年被發回高等法院台中分院,而這一次,更二審的三位法官竟然與九十一年判處鄭性澤死刑的三位法官完全相同,三位法官第二次審理本案後,依然作出鄭性澤有罪的判決。鄭性澤第三次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訴,但這一次,他的上訴被駁回,鄭性澤在九十五年死刑定讞。...

老大用改造手槍 小弟用制式手槍?

老大用改造手槍 小弟用制式手槍? 許玉秀/前大法官 警察一開始就知道 凶槍何在 鄭性澤否認開槍,更沒承認曾經持有制式克拉克手槍,因此找到讓他不能「狡賴」的證據之前,他究竟知不知道擊斃警員蘇憲丕的槍枝是制式克拉克手槍,不能確定。但是偵訊鄭性澤的警察、曾經在槍戰第一現場的警察,在槍戰結束後的第一時間,不是可能,而是確定知道凶槍就是制式克拉克手槍。 現場除了遭擊斃員警的手槍之外,有四把手槍,黑色制式克拉克手槍只有一把。據第一個進入現場蒐證的警員蔡華癸回答檢察官第一次偵訊所陳述,遭擊斃的歹徒羅武雄斜坐在沙發上,右手下方有一個垃圾桶,裡面有一支黑色克拉克手槍,該手槍卡彈兩次,第一次卡彈掉落在羅身上,...

鄭性澤因警訊筆錄遭判死刑

鄭性澤因警訊筆錄遭判死刑 許玉秀 / 前大法官 鄭性澤如何開槍擊斃警員?只能想像! 鄭性澤案命案現場勘驗錄影帶告訴我們,偵訊錄影和偵訊筆錄可以差很大! 鄭性澤其實並沒有在命案現場「表演」,想知道他在命案槍戰現場,如何躺在沙發上、如何開槍、如何丟槍,會大失所望。 彈道鑑定用說的 不是因為鄭性澤反正否認有開槍,而是因為檢察官以自己的姿勢,坐到所謂行凶位置,和他抽象對話,不曾嘗試讓他到座位上表演如何和比鄰而坐的梁漢璋靠在一起、如何躺或趴在沙發上,也沒問清楚具體的姿勢和身體動作,以便了解他坐在沙發上的身體高度和舉槍姿勢(如果有)如何射殺遭擊斃的警員(或許因為鄭性澤受槍傷的右腿打上石膏移動不便,...

鄭性澤的自白不白

鄭性澤的自白不白 顧立雄/律師 當被告否認犯罪自稱清白時,他說的話叫作抗辯或狡辯;只有當被告說他犯罪時,他所說的才是「自白」。所以「自白」中所謂的「白」,往往只是審判者視角中有罪預設的真相大白,其實無關被告的清白或不白。 一次自白永不翻身 關於「自白」,司法實務自有其一套邏輯:自白與其他證據相符,剛剛好而已;自白與其他事證矛盾,叫作被告故佈疑陣;被告先否認後自白,叫作幡然悔悟;被告先自白後否認,代表前面的自白顯然出於自由意志。各種組合,一種結論:被告有罪。 日前最高法院駁回檢察總長為鄭性澤提起的非常上訴,細讀其理由,無非即重申原確定判決之「故佈疑陣」說。...

鄭性澤開槍殺警經「嚴格證明無誤」?

鄭性澤開槍殺警經「嚴格證明無誤」? 李俊億/台大法醫所教授 拜讀錢建榮法官《徐自強與鄭性澤》與許玉秀前大法官《鄭性澤必須是兇手,因為不笨?》文章後,非常期待在鄭性澤案之確定判決書中,除了自白外,還可找到科學證據,作為課堂的教材。 鄭性澤案是一起室內槍擊案,在數分鐘的駁火槍戰後,一名警察殉職、羅武雄被擊斃、鄭性澤腿部中彈。現場其餘五人無一脫逃,所有證據都在現場,證據保全、採證與鑑定都在警方掌握之中。想像中的死刑判決之證據應該會有:兇槍上有兇手的指紋、現場只有兇手的手上有火藥殘跡或火藥殘跡濃度最高、兇手的位置在槍擊彈道上,兇手面對鐵證俯首認罪等。

鄭性澤必須是兇手,因為不笨?

鄭性澤必須是兇手,因為不笨? 許玉秀/前大法官 提到鄭性澤案,總是想起民國九十一年的台中十三姨KTV殺警案件的命案現場。在鄭性澤被帶到現場表演的履勘錄影帶裡。 現場履勘從九十一年一月六日下午兩點開始,兩點十七分五十七秒到兩點二十分十九秒之間,檢察官和鄭性澤有一段關鍵的對話。也就是「所謂」鄭性澤改變口供的過程(點點點表示中間有重複和不完整的對話)。 檢:你說拿槍在哪裡?(兩點十七分五十七秒) 鄭:我從這邊拿槍,然後放在地上。… 檢:不是啦!我不是問你怎麼丟嘛,是問你怎麼開呀? 鄭:那時候我不知道我怎麼開啊! 檢:你剛剛不是跟我說你開兩槍嗎? 鄭:是我拿出來放在地上的。… 檢:...

錢建榮/徐自強與鄭性澤

錢建榮/桃園地院法官 大法官釋字五八二號解釋的主角徐自強,被訴共同擄人勒贖殺人案纏訟二十年,距釋字五八二號解釋公布也超過十年,日前首次獲台灣高等法院改判無罪。預想檢察官不可能承認起訴錯誤,勢必提起上訴,之後還是要看最高法院法官的態度。 不久之前,倒是有件確定死刑的判決︱︱鄭性澤殺警案︱︱檢察總長代表偵查體系認了錯,向最高法院提起非常上訴,檢察總長指出確定判決違法採用鄭性澤遭警刑求後未久,在檢察官前同有違反自由意志的自白筆錄,希望審判體系重新考慮判決的合法性,無奈最高法院不願承認錯誤,還是駁回檢察總長的上訴。 很多人說,徐自強案是審判體系的反省,若真是如此,也僅限於高等法院的下級審,...

探視鄭性澤筆記

探視鄭性澤筆記 文:胡文(台中女中學生) 在鐵門和欄杆的縫隙間,我隱約看見對面穿著灰暗看守所制服的鄭性澤。轉頭望了我的好友一眼,她似乎和我一樣緊張。 鐵門一升起,我們著急地拿起話筒。眼前的他,比起十三年前的照片,感覺卻像老了二十幾歲。我的心裡忽然湧起一陣感傷和憤怒,在人生最精華的時段,以正義為幟的司法竟如此摧殘著他,在他臉上留下不可抹滅的痕跡。可我依然微笑,向眼前這個看起來超級nice的人打招呼。 「你們現在年紀多大?為什麼想來看我啊?」他一直笑著,我卻想到進來以前,邱律師告訴我們:「快過年了,他應該特別感傷。」可是他笑著,我們像好友一樣聊著。提到我們的志向,我們的興趣,...

聲援鄭性澤

文 / 陳冠婷(高中生) 星期五,執行死刑犯慣例的日子。近日不斷有執行死刑的消息出現,讓鄭性澤家屬及聲援者非常難熬,所以在三月十四日這個星期五的下午,大家決定到台中看守所前面鼓勵他。 鄭性澤的媽媽(中)、弟弟(左),鄭性澤案的義務辯護律師邱顯智(右),還有一群聲援民眾在看守所前聲援鄭性澤。  提供/ 陳冠婷 我帶著一群朋友過去,一路上跟大家說著鄭性澤發生什麼事,然後一路聽到許多謾罵的聲音。大家都不解,為什麼他會被關,也不解法院為什麼會這樣判決。到了看守所前,或許是因為人命關天,也或許是因為建築物帶來的嚴肅氣氛,所有人都沉默了。大家也都默默地走去拿黃絲帶,繫在手上。...

你不能號稱代表我去殺死一個無辜的人

文 / 劉燕玉(文字工作者、「鄭性澤愛堅強」志工團團員) 監察院公佈調查報告的前一天下午,我才去台中看守所探望鄭性澤,距離上次看他差不多兩個月。兩次見面,不變的是鄭性澤澄澈純淨的眼神,他強打起笑容與探訪者聊天,以及總是熱切地詢問每個認識與不認識的人近況的體貼。但我感覺到這兩次,他的心情不太一樣。前一次他的心情稍微好些,這次狀況不如上次那麼好。 台中看守所  (圖片來源/廢除死刑推動聯盟) 這是可以理解的。任何人遭遇到不幸或變故,情變分手也好,像鄭性澤遭遇的這種天大的無妄之災也好,一個人再怎麼努力,這件事對當事人心情的影響,都是起起伏伏的。有時你強壯點,心情與思考就正向點;...

監察院調查報告:鄭性澤案偵辦有重大瑕疵,應再審!

文 / 任君逸(鄭性澤案義務辯護律師)     監察院李復甸委員於103年3月12日提出鄭性澤案的調查報告,主要調查鄭案的判決有沒有違背法令、有沒有可以提起非常上訴或再審的事由。     李委員除了調閱本案全部的卷宗資料外,也向豐原醫院調閱鄭性澤腿部槍傷的全部病歷、羅武雄槍戰後就醫紀錄等資料,並諮詢吳木榮法醫的專業意見,慎重的提出調查報告。 取自監察院官網     調查報告提及幾個重點: 一、鄭性澤遭員警刑求,再經檢察官疲勞訊問,遭槍擊後竟然長達十個小時未休息;自白內容也很模糊,欠缺體驗描述,自白並無任意性且不實!

鄭性澤律見筆記

鄭性澤律見筆記1 ⊙邱顯智(律師,台權會執委、廢死聯盟理事) 答應林欣怡要寫鄭性澤律見筆記,然而下筆卻有千金重。千頭萬緒不知該從何說起。律見其實本質就是去看一個人,只不過是基於案件的需要而去。 然而看鄭性澤的意思是,你看了一個極可能冤枉的人,而那個人又是隨時可能會被槍決的死刑犯,當你看到活生生的一個人就在你面前,他會談從前母親節的時候他都帶媽媽去餐廳吃飯,過年的時候他包給爸爸、媽媽、弟弟、妹妹紅包,而他可能連偷牽腳踏車或偷抱西瓜這樣的犯罪都沒做,卻被判了死刑。然後你來了,最後你跟他還握手,感受到他手裡的溫度,帶著滿身的無奈與悲傷,離開。 也許是出身苗栗苑裡農村子弟的關係,...

「死囚」鄭性澤

[編按] 鄭麗君委員於2012年8月31日蘇建和三人宣判無罪當天,就陪同廢死聯盟、冤獄平反協會及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三人去台中看守所看鄭性澤,為他加油打氣;之後,又到苗栗見鄭媽媽,聽到鄭媽媽說只能以電視接見,無法面對面探視自己的兒子,鄭委員就立即和鄭媽媽約定,一定會帶她去看守所,讓母子能夠會面。2012年底鄭媽媽如願。 「死囚」鄭性澤 ⊙鄭麗君 一直記得《悲慘世界》裡,尚萬強在日記裡寫下:當法庭開始審判我時,我的內心也開始審判這個世界。這篇鄭性澤母親的訪談,讓我們聽見來自社會底層無力吶喊的真實聲音。 上個月,陪鄭性澤的母親、弟弟,以及弟弟三歲多的小女兒,去台中看守所特見鄭性澤,...

人間異語:沒權沒勢 才判我兒子死刑

2013年1月16日 蘋果日報 Q:民國91年,台中豐原KTV發生槍戰,一名警員中彈殉職,由於持槍嫌犯被擊斃,警察認定你兒子鄭性澤才是殺警兇手,95年,歷經三審死刑定讞,但你們仍不放棄,尋求非常上訴高達22次,為何認為兒子被冤枉? A:一隻螞蟻都要命,更何況是一個人,阮哪有可能放棄?我兒子是被人誣賴的。驗兇槍沒他的指紋,他身上帶的槍也非兇槍,都嘸證據。事發後他腳中彈不能走,我去看他,他整張臉被打好腫。他說警察打他,連睪丸都撞(指被電擊)。後來每次開庭,我跟一群親戚朋友都有去,看到一個乖孩子遇這種事,大家都很關心。檢察官很兇,我朋友阿月有在跑法院比較懂,他說:「他已咬死是你兒子做的。」...

支持法院查明真相,抗議警政署長偏頗發言-鄭性澤平反大隊聲明

「支持法院查明真相,抗議警政署長偏頗發言」 鄭性澤平反大隊聲明(2016/06/18) 今年5月2日,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裁定鄭性澤案開始再審,5月3日鄭性澤獲得釋放,法院已於6月4日舉行第一次準備程序。 6月15日,蘇姓警員家人於警政署署長室臉書平台上留言,認為「科技技術及辦案技巧或許存有瑕疵,但仍不可掩蓋殺人兇手就是鄭姓被告的事實」「希冀案情真相早日水落石出」。鄭性澤平反大隊能理解蘇姓員警家人的悲痛以及作為被害者家屬心聲無法被相關單位重視的失望。就因為如此,我們更支持法院重啟調查,釐清蘇姓警員不幸殉職之真相,不能因為司法的錯誤,讓另外一位被害者含冤莫白。

「沒有人應該被這樣對待」~了解鄭性澤案,支持鄭性澤

「沒有人應該被這樣對待」~了解鄭性澤案,支持鄭性澤 2016年5月4日鄭性澤平反大隊聲明稿 鄭性澤失去自由的第5231天,數字終於停止了。 今年3月,台中高等法院檢察署檢察官為死刑冤案鄭性澤聲請再審,創下司法史上檢察體系為死刑確定判決聲請再審首例,也創下檢辯雙方共同為死囚利益聲請再審的首例;4月12日,鄭性澤自死刑定讞後終於有機會出庭為自己辯白,這再創下法院首度傳喚死刑定讞案件於再審裁定開啟前出庭的先例;5月2日,律師團收到振奮人心的消息-台中高分院裁定開啟再審並停止刑罰之執行。昨天(5月3日),鄭性澤再度借提台中高分院,法院當庭裁示,限制鄭性澤出境、出海,於無羈押、具保、責付的狀況下,...

【會後新聞稿】無罪的死囚:鄭性澤-有罪確定十年後,法院首度傳喚鄭性澤出庭

會後新聞稿 【無罪的死囚:鄭性澤】 有罪確定十年後,法院首度傳喚鄭性澤出庭 地點: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大門前 時間:2016年4月12日下午2時30分 (開庭後) 出席:羅秉成律師、邱顯智律師、李宣毅律師、鄭性澤平反大隊 (照片拍攝:廖家瑞) 再審准駁前,傳訊死刑定讞被告出庭首例 繼台中高分檢為死囚鄭性澤聲請再審,創下司法史上檢察體系為死刑確定判決聲請再審首例,鄭性澤案義務律師團也隨即聲請再審,台中高分院同意併案審理,亦創下檢辯雙方共同為死囚利益聲請再審之首例。台中高分院訂於4月12日下午2時30分傳訊鄭性澤出庭,法院首次為死刑案件再審裁定准駁前傳訊被告開庭,鄭性澤案再度創下首例。(...

平反冤罪,「自覺」為貴~籲請法官准予開啟再審

編按:廢死聯盟感謝鄭性澤律師團一路以來的努力不懈,更為檢察官能主動為鄭性澤案聲請再審感到欣慰。檢察官雖然「自覺」了,但,這還不夠。平反冤案,更著重法官們的「自覺」!如今檢察官開啟了公平審判的按鈕,法官也應具同樣的勇氣,裁定開啟再審,給鄭性澤一次公平審判的機會!而我們和冤獄平反協會及所有聲援的夥伴團體將會繼續努力!

「請大法官還給鄭性澤一次公平審判的機會 -死刑冤案鄭性澤聲請釋憲 」記者會新聞稿

【會後新聞稿】請大法官還給鄭性澤一次公平審判的機會 死刑冤案鄭性澤聲請釋憲記者會 【時間】2015年10月1日上午9:00 【地點】台灣高等法院刑事庭門口(台北市博愛路127號) 【出席】羅秉成律師(台灣冤獄平反協會理事長、鄭性澤冤案義務律師)               林慈偉法務主任(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               徐偉群教授(台灣守護民主平台)               陳雨凡律師(民間司改會副執行長)               邱伊翎秘書長(台灣人權促進會) 【主辦】台灣冤獄平反協會、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台灣人權促進會、台灣守護民主平台、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

繼續救援,永不放棄 -鄭性澤案救援團隊對最高法院駁回非常上訴案聲明-

  繼續救援,永不放棄 -鄭性澤案救援團隊對最高法院駁回非常上訴案聲明-  

【最新消息】檢察總長顏大和死刑冤案鄭性澤提起非常上訴

【最新消息】檢察總長顏大和死刑冤案鄭性澤提起非常上訴 2014年9月4日 最高法院證實,檢察總長顏大和於日前為死刑冤案鄭性澤提起非常上訴,最高法院已經受理分案。這是檢察總長上任以來首次為死刑犯提起非常上訴。 鄭性澤義務律師團自2012年開始救援鄭性澤,也曾經2度向前任總長黃世銘聲請提起非常上訴,均不被受理。在李復甸委員的調查下,監察院於(2014年)3月12日通過調查報告,明確指出鄭性澤案的偵查審理有多處違法,鄭性澤有高度可能有冤。4月29日顏大和檢察總長上任的第一天,義務律師團也向檢察總長要求提起非常上訴。 自1973年以來,美國已經有146位獲得平反釋放的死刑犯,自2000年以來,...

新任總長的第一任務 鄭性澤:死刑冤罪,即刻救援

新任總長的第一任務 鄭性澤:死刑冤罪,即刻救援 新聞稿 【時間】2014年4月29日下午1:30 【地點】最高法院檢察署大門口(台北市貴陽街一段235號) 【出席】羅秉成律師(冤獄平反協會理事長、鄭性澤冤案義務律師)、高榮志律師(民間司改會執行長)、林依雯同學(台大法學院刑法組研究生,參與律師團救援) 【主辦】冤獄平反協會、廢除死刑推動聯盟

白色情人節,為鄭性澤繫上黃絲帶…

白色情人節,為鄭性澤繫上黃絲帶… 20140314新聞稿 在義務律師團代表邱顯智律師、劉繼蔚律師和李宣毅律師的陪同下,鄭性澤的母親、弟弟在台中看守所前,和將近50位的聲援者,包括靜宜法服社的學生,后豐大橋冤案的王家媽媽以及姊姊,為鄭性澤繫上黃絲帶,希望他可以快點回家… 監察院於今年(2014年)3月12日通過由李復甸監察委員提出的調查報告,認定死囚鄭性澤案判決法院認事用法確有疑問,監院提出六大疑點,認為鄭性澤不應判決死刑。 鄭性澤家人及律師團除了感謝監察院對鄭性澤案的重視之外,但也擔憂法務部不理會監察院的調查報告,不願意轉請最高法院檢察署研提非常上訴及再審,那該怎麼辦?...

死囚冤案鄭性澤有待平反,莫讓枉死憾事重演

死囚冤案鄭性澤有待平反,莫讓枉死憾事重演 鄭性澤冤案義務律師團對監察院調查報告聲明 今日(2014/3/12)監察院通過李復甸監察委員調查報告,認定死囚鄭性澤案判決法院認事用法確有疑問,監院提出六大疑點,認為鄭性澤不應判決死刑。鄭性澤案義務律師團對於監察院重視鄭性澤冤案表示感謝,將為鄭性澤尋求司法救濟。 疑點重重的死刑冤案 鄭性澤案是近年重要的死囚冤案救援行動,備受重視,鄭性澤在2006年遭判決死刑定讞,但案情依然疑點重重。冤獄平反協會與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在2011年組成義務律師團展開救援,由協助蘇建和三人平反的羅秉成律師擔任義務律師團團長,律師二度請求法院開啟再審,...

警方隱匿證據 死囚鄭性澤含冤11年

警方隱匿證據 死囚鄭性澤含冤11年 2013//1/3 新聞稿 尤美女立法委員辦公室、吳宜臻立法委員辦公室、張曉風立法委員辦公室及鄭麗君立法委員辦公室於2013年1月3日(四)早上共同於立法院中興大樓召開記者會,質疑警方隱匿證據,死囚鄭性澤可能含冤而被執行死刑,造成不可彌補的錯誤。 2002年台中豐原KTV槍擊案中,員警蘇憲丕於攻堅時不幸殉職,鄭性澤於2006年遭判決死刑定讞。但律師團質疑本案欠缺可證明鄭性澤殺人的科學證據,沒有彈道比對、現場重建、專業法醫鑑定、凶槍上也沒有鄭性澤的指紋。確定判決中法院以自白作為有罪判決依據,但現存物證卻與鄭性澤自白有多處不符。而依據鄭性澤病歷紀錄,...

蘇案翻版:給鄭性澤一個重新審判的機會

蘇案翻版:給鄭性澤一個重新審判的機會 2012年9月17日新聞稿 疑點重重的鄭性澤案已引起司法改革團體高度關切,並組成義務律師團尋求法律救濟;但最高法院於九月十三日駁回鄭案的再審聲請抗告,死刑定讞的鄭性澤案情況危急!羅秉成律師代表律師團已經於今日向最高檢察署遞出非常上訴聲請狀,並在立委鄭麗君、尤美女、吳宜臻聲援下,和羅秉成律師(冤獄平反協會理事長)及作家張娟芬(廢死聯盟執行委員)共同召開記者會,希望鄭性澤能夠盡快重獲一個公平審判的機會。 2002年台中豐原KTV槍擊案中,嫌疑犯羅武雄中槍死亡,員警蘇憲丕也於攻堅時不幸殉職,鄭性澤於2006年遭判決死刑定讞。 鄭性澤案雖然較蘇案晚了10年發生...

─冤案‧鄭性澤‧小五生‧罪與罰‧妞妞闖禍了─

─冤案‧鄭性澤‧小五生‧罪與罰‧妞妞闖禍了─ 文/黃小奈(小學教師) 不久的兩個多月前,4 月 12日,5210天的失去自由,冤案死囚鄭性澤終於首度被傳喚出庭。那個星期二下午,綜合課,我和小五生一起看阿澤的紀錄片,我們討論,我們焦急,我們集氣。我和小五生們的心都已經插翅飛向法院,希望能有好消息。 「老師,他被關起來的時間都比我們年紀還要大了 ⋯⋯」 是啊,是那麼漫長的不見天日。 隔天,小宸早上一到校,就急急地問我:「老師!鄭性澤可以回家了嗎?」 我搖搖頭,說不出話。全班霎時瀰漫著低氣壓這樣。 也許有人會想,為什麼要在小學五年級的課堂,和學生討論這些?為什麼不乖乖照著課本進度上課就好。

死刑對冤案:正義曙光?案件二、鄭性澤案

死刑對冤案:正義曙光?案件二、鄭性澤案  講者/邱顯智律師整理/陳景瑄(台權會志工) 影片連結:死刑對冤案 2 鄭性澤案 2016 0429

鄭性澤一直玩大會報告

大會最新消息:今天(2014/10/15)上午,鄭性澤的臉書帳號已經恢復了。 鄭性澤一直玩大會報告 感謝熱情參與「鄭性澤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活動!我們初步估計活動期間共有近三千則打卡與動態標記,鄭性澤足跡不僅遍佈台灣全國,甚至擴散至三大洲,迴響熱烈令人感動噴淚! 鄭性澤平反大隊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大家想先聽哪一個呢? 不管您想先聽哪一個,我們要任性地先講壞消息。 為了讓鄭性澤也能盡量跟大家同遊,平反大隊近日正著手準備整理動態與照片,預計做成書面檔案交給鄭性澤。然而卻發生意料之外的波折。10月13日下午,鄭性澤平反大隊成員最後一次查看鄭性澤的臉書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