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信福:司法審判的活化石

In Control by Giant Humanitarian Robot_CC BY-NC 2.0

王信福(男,1952-  )

1990年,王信福等人被檢方指控犯下「連續殺人」而被起訴。王並未到案,潛逃至中國十餘年,至2006潛伏回台遭逮捕。本案因歷時甚久,導致相關證人無法傳喚到庭,且相關物證欠缺,過往的筆錄記載對於事實的描述亦有所差異,導致對於案情並沒有完整的認識並且欠缺證據證明王信福涉案。惟法院罔顧被告的訴訟權,僅根據未經過交互詰問之自白以及充滿疑點之證據,判處王信福死刑,於2011年7月27日最高法院駁回上訴,全案定讞。律師團曾提起再審、非常上訴及釋憲聲請,皆遭駁回,王信福目前仍關押於看守所,隨時有被執行的危險。

王信福的下一站

這是從司改會那裡得到的靈感。前年我請司改會到我的課上來玩「模擬法庭」,他們操作這個活動已經好幾年了,帶著寫好的劇本與三件法袍來,我則徵求八位同學自願當演員:審檢辯三人,一位被告,四位證人。演員不必背稿,現場照念就行了,不會增加學生額外負擔。剩下的學生就當陪審團。 因為待會兒必須下判決,所以人人謹慎地聽審。演審檢辯三方的同學,也都在很短的時間內抓到角色的訣竅,檢辯雙方提出異議時真的眼中冒火,而法官指揮全場真的沈穩平和。 王信福案也需要透過模擬法庭的方式,讓大家不再是旁觀者,而往前踏一步參與進來。因此我根據卷證把王信福的案子寫成模擬法庭,按著司改會的作法操作。

【2018死刑判決研討會】圓桌論壇(二)王信福死刑冤案判決評鑑 活動報導

王信福案發生於1990年,在嘉義市一家卡拉OK中,王信福被控和友人李慶臨教唆手下陳榮傑射殺兩名在場的警察。不過,在缺乏相關證據證明,以及過於依賴單一供述證據的情況,王信福案現為民間團體及相關學者專家認為存有死刑冤錯可能之冤案。

王信福案證據結構

王信福案的證據結構—張娟芬論文報導

一個尋常的飲酒作樂續攤之夜,船長卡拉OK店內,角頭老大A王信福因為不滿店家只跟警察敬酒而怠慢了他,又不爽唱歌時歌被放錯,就跟店家起了口角。不爽吵個架就算了,也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總之角頭老大B李光臨弄來了一把槍。事情的結果就變成小弟陳榮傑開槍殺了兩位警察,兩個人都死了。

真相未明前,躁進的司法能為誰「信服」?

1990年,王信福等人被檢方指控犯下「連續殺人」而被起訴。王並未到案,反而潛逃至中國十餘年,至2006年10月持變造護照入境時被揭穿,才逮捕歸案。但此時人事已非,以至許多爭議無法被釐清,但死刑卻已判下⋯⋯。

「下一站,王信福。」活動側紀

廢死星期四 「下一站,王信福。」活動側紀 梁惟翔(廢死聯盟志工、政治大學法律學系碩士生、律師高考及格) 本活動為廢死聯盟定期舉辦的【廢死星期四X死刑個案看透透】(2018年1月11日),藉由死刑個案的分析與討論,讓大家可以深入了解台灣目前被判處死刑定讞的個案中,是否存在著一些瑕疵?社會大眾透過主流媒體所報導的個案,通常都僅聚焦在看似已經罪證確鑿的犯罪事實,過於主觀缺乏深度探討的報導,往往讓一個可能存在某種程度瑕疵的具體個案,隨著多數喊殺的聲浪而被忽視。犯錯的人應該受到處罰,這是不爭的事實,但若司法體系在決定一個人是否有罪時,並沒有經過嚴謹的審判程序來把關,...

真相未明前,躁進的司法能為誰「信服」?

1990年,王信福等人被檢方指控犯下「連續殺人」而被起訴。王並未到案,反而潛逃至中國十餘年,至2006年10月持變造護照入境時被揭穿,才逮捕歸案。但此時人事已非,以至許多爭議無法被釐清,但死刑卻已判下⋯⋯。

沒有內容。

「下一站,王信福。」活動側紀

廢死星期四 「下一站,王信福。」活動側紀 梁惟翔(廢死聯盟志工、政治大學法律學系碩士生、律師高考及格) 本活動為廢死聯盟定期舉辦的【廢死星期四X死刑個案看透透】(2018年1月11日),藉由死刑個案的分析與討論,讓大家可以深入了解台灣目前被判處死刑定讞的個案中,是否存在著一些瑕疵?社會大眾透過主流媒體所報導的個案,通常都僅聚焦在看似已經罪證確鑿的犯罪事實,過於主觀缺乏深度探討的報導,往往讓一個可能存在某種程度瑕疵的具體個案,隨著多數喊殺的聲浪而被忽視。犯錯的人應該受到處罰,這是不爭的事實,但若司法體系在決定一個人是否有罪時,並沒有經過嚴謹的審判程序來把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