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死星期四:所有文章

【廢死星期四】「廢死踹共」側記(上)

2020-06-24

一年之初的廢死星期四,我們安排了「廢死踹共」。為什麼要廢除死刑?「殺人者死」不是天經地義嗎?如果廢死,台灣會變成什麼樣子?有什麼替代刑罰和配套措施嗎?每當發生重大刑案,總是會有許多問題排山倒海而來,廢死聯盟到底是誰? 二月的廢死星期四讓大家重新認識「廢死」,不論是死刑存廢議題、廢死運動策略,我們邀請到成功大學法律系教授李佳玟老師與廢死聯盟執行長林欣怡一起來,你提問,我踹共!

【廢死星期四】定讞以後:「王景玉案」側記

2020-06-19

在娜拉.塞美所著的《告訴我,你為什麼殺人》一書中提到:「要衡量一個社會的道德成熟度,端視它如何對待那些考驗著這份道德成熟度的人。對患有嚴重心理障礙的人進行心理治療,意味著協助他們去過更符合人性的生活,這人性也是他們所具有的。」法治國家底下人人平等,不管是誰進入司法體系,都應該受到同樣的程序保障,哪怕他們犯下了多麼嚴重的罪刑。 我們與精神疾病的距離,中間存在太多的不了解。這個社會從來都不缺乏惡意,...

廢死星期四X怕死讀書會《加害人家屬:不能哭也不能笑的無聲地獄》

2020-05-04

《我們與惡的距離》播出至今不過一年的時間,每當有重大刑案發生,許多情景卻仍在現實生活中不斷上演,也許我們可以有機會透過《加害人家屬:不能哭也不能笑的無聲地獄》這本書來好好了解同樣是被害人的加害人家屬。 本次【廢死星期四】怕死讀書會,我們一起來談談《加害人家屬:不能哭也不能笑的無聲地獄》這本書,邀請到辦理過許多重大案件、長期與被告及家屬接觸的法扶律師薛煒育,以及紀錄片《我的兒子是死刑犯》導演李家驊...

廢死星期四:「流氓」養成記活動側記

2020-05-04

在冤獄救援的個案中,邱和順和王信福都被認為是「流氓」,常有人會說「反正他們不是什麼好人,被冤枉判死刑也沒差啦!」但真的是這樣嗎?其實所謂「流氓」的涵義在過去和現今有很大的不同,3月26號的廢死星期四,我們邀請到作家張娟芬和尤伯祥律師來向我們介紹究竟「流氓」是怎麼養成的。

死刑案件中的女性身影—其後與思考

2020-03-30

國民政府來台至今,死刑定讞的女性只有四位,被害者無一例外都是女人的家屬,這是顯著但簡略的性別訊號:女人的戰略範圍在屋下?女人較重視家庭、女人大多被鎖在家裡?是次活動開啟這類粗糙探問,同時催生另一個更值得全面盤整的命題:男男女女們如何被鼓勵被教養被壓抑,路上帶著怎樣性別的糾結,孤險地走往暗處,最終成了惡徒。 講座標題寫著女性身影,談下去才發現女性周遭的重要他人們──尤其男性──如月球暗面乏人探見,...

廢死星期四X怕死讀書會:《成為一個新人:我們與精神疾病的距離》側記

2020-02-04

《成為一個新人:我們與精神疾病的距離》深入追蹤及報導多年來精神疾病相關的議題,是《報導者》張子午透過記者的身分,揭露當今社會中,精神疾患者所面臨發聲的困難及不被理解的困境。當精神疾病與社會重大案件的交會時,我們又該如何評價?當精神障礙者以被告的身分捲入可能被判處死刑的案件中,是否可以因為被告是心智狀況或精神狀況而給予刑罰上的減緩?精神障礙是「免死金牌」嗎?本次【廢死星期四】怕死讀書會,...

廢死星期四:「精障者與死刑的距離」活動側記

2019-12-12

https://www.storm.mg/article/2006748精障者與死刑的距離有多近?精神鑑定就是「免死金牌」嗎?在台灣,死刑早就名存實亡? 11月28日的廢死星期四,邀請到錢建榮法官、翁國彥律師,與我們談談實務界如何看待患有精神疾病的重罪被告;另外,也請到廢死聯盟的法務主任林慈偉,透過長期參與案件救援的經驗,以學者角度來分析精神鑑定被適用在台灣的狀況。

死刑成為政治人物的遮羞布,成為各國的常態,也是我們在思考是否要賦予政府這種權力時,應該思考的焦點。

廢死星期四「死刑,凍蒜!?」活動側記

2019-10-08

當死刑成為政治人物的遮羞布,成為各國的常態,也是我們在思考是否要賦予政府這種權力時,應該思考的焦點。

「找死嗎?匈台的廢死路」廢死星期四座談報導

「找死嗎?匈台的廢死路」座談報導

2019-08-06

7/24的廢死星期四由台灣廢死聯盟執行長林欣怡主持,請來了歐洲人權法院的法官András Sajó與作家張娟芬一同座談。András Sajó法官來自匈牙利,這場座談,兩位主講人談論了匈牙利及台灣的廢死運動及其歷史,檢討過去、思索現況,並瞻望未來持續努力的進程。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