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建和:變調的青春

 

蘇建和(男,1972-  )
莊林勳(男,1972-  )
劉秉郎(男,1972-  )

1991年3月24日,汐止發生一樁命案,吳氏夫妻在自家遭砍殺。警方循線逮捕嫌犯王文孝,王文孝供稱蘇建和、莊林勳及劉秉郎三人涉案,進入訴訟程序法官判處三人死刑。本案具諸多疑點,警方刑求而得出蘇建和等三人的認罪自白;警方違法侵入住居以及不當搜索;法院僅憑自白裁判,未考慮違法取證之證據能力,且未盡提訊證人之義務,侵害共同被告訴訟權。本案爭議之大,導致多位法務部長皆未批准蘇建和三人執行死刑,檢查總長提起三次非常上訴,最終於2012年8月31日再更三審作成無罪判決,全案定讞。

 

蘇建和案/三死囚案

  別人是怎麼向你指控我的,我不清楚 但他們口才那麼好 簡直連我都快忘記我是誰了 —— 蘇格拉底 1991年3月24日,王文孝因缺錢花用潛入吳氏夫婦家中洗劫金錢,不料犯案過程中吳氏夫婦轉醒,王文孝因而在情急之下亂刀砍死被害者。被捕後,因此案受社會極大矚目警方並不相信此案僅由一人犯下。在連日的刑求逼供下,蘇建和、王文忠、劉秉郎無端被捲入吳氏夫婦命案…

24元的荒謬劇

24元的荒謬劇 顧玉珍(台權會前秘書長) 初秋的太陽張牙舞爪,城市蒸騰出餿油味來,林勳卻專程請假從基隆趕來台北。 士林地院被一圈圈的車子緊緊箍住,沒有停車的縫隙。繞行三匝,看見一輛警車停在法院正門,下車的員警推搡著一名身穿紅背心的男子往門口走去,嘴裡噴濺出含混的咒罵,從背影也揣測得出推人者與被推者兩不情願的表情。我瞄了一眼身旁的林勳,「你們當初也被這樣對待嗎?」這句話我問不出口,喉嚨發緊,好熱。林勳的臉上卻無波無痕,只說:「怎麼那麼多人來法院?」我直覺回應:「你們當初也沒想到自己一輩子要走那麼多趟法院啊。」 當初,十八歲。一九九二年,少年莊林勳、蘇建和、劉秉郎就是因為一場與他們無關的命案...

徐自強、劉秉郎、莊林勳與蘇建和的2014年新春感言

口述/徐自強、劉秉郎、莊林勳、蘇建和 文字整理/廢話電子報編輯部  編按: 對一般人來說,過年與家人團圓是再自然也不過的事,但是對於在看守所度過春節的人來說,過年的氣氛卻是格外難受的。這期電子報在春節前,我們製作了新春小專輯,邀請四位「前死刑犯」分享他們的新春感言。 徐自強,被認為涉入一九九五年的建商撕票案,沒有具體證據,僅憑其他人的自白就被判死刑。他的案子纏訟至今十九年,期間經歷九個死刑、五次非常上訴、一次大法官釋憲,徐自強也因此案被羈押十六年,二○一二年五 月十九日,因為適用於《速審法》羈押超過八年的規定而獲釋。 徐自強被關時,兒子剛上小學,兩年前他獲釋,兒子已經大學畢業了。他在獄中受苦...

蘇建和案事實認定及證據調查的評鑑報告

蘇建和案事實認定及證據調查的評鑑報告 臺大法律學系 李茂生 一 檢警調查犯罪事實的經過 案發: 80年3月24日7:30死者吳銘漢女兒電死者大嫂謂:死者臥房反鎖,地下有血跡。 80年3月24日8:30死者大嫂報案。 80年3月24日9:00汐止分局電請士林地檢檢察官相驗。 80年3月24日11:30檢察官崔紀鎮的勘驗筆錄上記明:證物為廚房中的菜刀以及黏附於菜刀上的毛髮。據檢察署相驗屍體證明書,死亡時刻為80年3月24日5時許,死亡原因為受銳器創傷多處,失血而亡。 當時所掌握的證據,應該還有血指紋三枚,以及浴室中附著於浴室水管、漏水孔、毛巾上的毛髮數根。 菜刀上以及浴室中的毛髮,...

法律評鑑報告

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八十五年 蘇建和、莊林勳、劉秉郎案 判決評鑑 【本案評鑑人】 李茂生教授、蔡墩銘教授、許志雄教授、許玉秀教授 前情說明: 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八十五年完成汐止雙屍命案,亦即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三人所牽涉之刑事案件之判決評鑑,目的是希望透過專家學者的專業,重新審視當時偵查過程、採證過程及審理過程等,是否符合法律規定之程序正義原則,以及是否足以認定此涉案三人為犯罪人,因此完成以下評鑑報告。 又,在本會完成四份評鑑報告後認為,目前刑事案件之辦案惡習一再重複,加上基金會人力物力有限,因此決定朝向制度改革的方向推動。故另成立檔案追蹤小組,以對申訴之個案提供協助,...

張德銘委員監察院調查報告

監察院調查報告 陳訴人  劉秉郎 61515生 住OO市OO街OO巷OO號 (在押)               莊林勳 61128生 住OO市OO路OO號OO樓 (在押)               蘇建和 61311生 住OO縣OO鎮OO路OO段OO號 (在押) 代理人 許文彬律師              蘇友辰律師 被訴機關 台北地方法院士林分院暨檢察署                台灣高等法院                最高法院                台北縣警察局汐止分局 案由 據右代理人等代理劉秉郎、莊林勳及蘇建和陳訴:其等因承辦警員淹滅證據及刑求逼供入人於罪,...

無罪推定非空談,人民行動拼正義(2011/08/13 蘇案平反行動大隊 聯合新聞稿)

【蘇案平反行動大隊  聯合新聞稿】 無罪推定非空談,人民行動拼正義 (攝影/陳文發)  建國百年,眾所矚目的「蘇案」已經邁入第二十年。 去年十一月十二日,高等法院第二次做出蘇建和等三人「無罪」的判決,並首次於判決書上明確承認蘇建和有被刑求之事實。但很快地,今年四月最高法院卻再次駁回高院判決。所有的審判程序,又要重新來過。 本案僅靠刑求取得的自白用以起訴與定罪,但所有的現場證據都無法證明蘇建和等三人與本案相關,唯一認罪的兇手,卻又早已被國家迅速槍決,而造成無法對質的困境。再更二審審理期間,透過刑事鑑定專家李昌鈺博士的現場重建,依血跡噴濺鑑定現場空間根本不可能容納多人行兇...

針對最高法院撤銷高院的無罪判決,蘇案律師團發表聲明(20110421)

[編按] 最高法院撤銷高院的無罪判決,將蘇案再次發回更審,這個案件將近入再審後的更三審,邁入第21年。律師團也隨即發表聲明,表示「失望痛心」,但「堅持平反,絕不終止!」,蘇案律師團全文如下(English Version )。同時,我們也將最高法院的判決摘要公佈於此(請見文末,可以下載),讓大家公評,這是不是恐龍法官所做出的恐龍判決?若您也贊同這樣的想法,請支持連署由司改會發起的「忍無可忍,我反對無可救藥的恐龍法官法 」。 我們認為證明三人無罪的證據,查了20年都還有「疑點」,證明被告三人有罪的證據,則是查了20年還拿不出來,台灣司法視「無罪推定」為無物,最高法院以案件尚有疑點而將全案發回,...

追尋正義二十年,蘇案無罪,真正的自由人回家了!(2010/11/12 蘇案平反行動大隊聲明稿)

2010.11.12 蘇案平反行動大隊聲明稿 追尋正義二十年, 蘇案無罪,真正的自由人回家了!     今天台灣高等法院刑事庭陳博志、劉興浪、陳德民三位法官就96年矚再更二字第一號蘇建和等盜匪案宣示判決,認定被告三人無罪,並撤銷第一審死刑判決。對此蘇案平反行動大隊發表聲明如下 一、    服膺真相,就是正義 蘇建和、劉秉郎和莊林勳等三人與汐止吳氏夫婦命案無關,有不在場證人共九人、真兇王文孝一人行兇的證詞、犯罪現場沒有任何與被告有關的證據、以及李昌鈺博士犯罪現場重建的鑑定報告,可茲證明。 蘇案二次的無罪判決證明,...

說個故事給蘇建和案的承審法官們聽(吳豪人)

編按:蘇案即將於11/12早上10:00於高院刑事庭(博愛路127號)宣判,邀請大家到場聲援。更多資訊請上蘇案平反行動大隊網站。PNN公視議題中心也於11/14將舉辦「司法冤大頭 」座談會,歡迎大家參加。 說個故事給蘇建和案的承審法官們聽 (本文轉載自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 文/吳豪人 平野龍一(司法官考試口試委員):「假設在絕對需要律師協助的辯護案件裡,找遍全日本,卻找不到一個律師。這時候,法院應該如何判決?」 熊本典道(考生):「這時候,法院唯一能作的,就是無罪判決」 ── 1960年日本司法考試口試會場

蘇建和案/三死囚案

  別人是怎麼向你指控我的,我不清楚 但他們口才那麼好 簡直連我都快忘記我是誰了 —— 蘇格拉底 1991年3月24日,王文孝因缺錢花用潛入吳氏夫婦家中洗劫金錢,不料犯案過程中吳氏夫婦轉醒,王文孝因而在情急之下亂刀砍死被害者。被捕後,因此案受社會極大矚目警方並不相信此案僅由一人犯下。在連日的刑求逼供下,蘇建和、王文忠、劉秉郎無端被捲入吳氏夫婦命案…

24元的荒謬劇

24元的荒謬劇 顧玉珍(台權會前秘書長) 初秋的太陽張牙舞爪,城市蒸騰出餿油味來,林勳卻專程請假從基隆趕來台北。 士林地院被一圈圈的車子緊緊箍住,沒有停車的縫隙。繞行三匝,看見一輛警車停在法院正門,下車的員警推搡著一名身穿紅背心的男子往門口走去,嘴裡噴濺出含混的咒罵,從背影也揣測得出推人者與被推者兩不情願的表情。我瞄了一眼身旁的林勳,「你們當初也被這樣對待嗎?」這句話我問不出口,喉嚨發緊,好熱。林勳的臉上卻無波無痕,只說:「怎麼那麼多人來法院?」我直覺回應:「你們當初也沒想到自己一輩子要走那麼多趟法院啊。」 當初,十八歲。一九九二年,少年莊林勳、蘇建和、劉秉郎就是因為一場與他們無關的命案...

說個故事給蘇建和案的承審法官們聽(吳豪人)

編按:蘇案即將於11/12早上10:00於高院刑事庭(博愛路127號)宣判,邀請大家到場聲援。更多資訊請上蘇案平反行動大隊網站。PNN公視議題中心也於11/14將舉辦「司法冤大頭 」座談會,歡迎大家參加。 說個故事給蘇建和案的承審法官們聽 (本文轉載自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 文/吳豪人 平野龍一(司法官考試口試委員):「假設在絕對需要律師協助的辯護案件裡,找遍全日本,卻找不到一個律師。這時候,法院應該如何判決?」 熊本典道(考生):「這時候,法院唯一能作的,就是無罪判決」 ── 1960年日本司法考試口試會場

蘇建和案事實認定及證據調查的評鑑報告

蘇建和案事實認定及證據調查的評鑑報告 臺大法律學系 李茂生 一 檢警調查犯罪事實的經過 案發: 80年3月24日7:30死者吳銘漢女兒電死者大嫂謂:死者臥房反鎖,地下有血跡。 80年3月24日8:30死者大嫂報案。 80年3月24日9:00汐止分局電請士林地檢檢察官相驗。 80年3月24日11:30檢察官崔紀鎮的勘驗筆錄上記明:證物為廚房中的菜刀以及黏附於菜刀上的毛髮。據檢察署相驗屍體證明書,死亡時刻為80年3月24日5時許,死亡原因為受銳器創傷多處,失血而亡。 當時所掌握的證據,應該還有血指紋三枚,以及浴室中附著於浴室水管、漏水孔、毛巾上的毛髮數根。 菜刀上以及浴室中的毛髮,...

法律評鑑報告

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八十五年 蘇建和、莊林勳、劉秉郎案 判決評鑑 【本案評鑑人】 李茂生教授、蔡墩銘教授、許志雄教授、許玉秀教授 前情說明: 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八十五年完成汐止雙屍命案,亦即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三人所牽涉之刑事案件之判決評鑑,目的是希望透過專家學者的專業,重新審視當時偵查過程、採證過程及審理過程等,是否符合法律規定之程序正義原則,以及是否足以認定此涉案三人為犯罪人,因此完成以下評鑑報告。 又,在本會完成四份評鑑報告後認為,目前刑事案件之辦案惡習一再重複,加上基金會人力物力有限,因此決定朝向制度改革的方向推動。故另成立檔案追蹤小組,以對申訴之個案提供協助,...

張德銘委員監察院調查報告

監察院調查報告 陳訴人  劉秉郎 61515生 住OO市OO街OO巷OO號 (在押)               莊林勳 61128生 住OO市OO路OO號OO樓 (在押)               蘇建和 61311生 住OO縣OO鎮OO路OO段OO號 (在押) 代理人 許文彬律師              蘇友辰律師 被訴機關 台北地方法院士林分院暨檢察署                台灣高等法院                最高法院                台北縣警察局汐止分局 案由 據右代理人等代理劉秉郎、莊林勳及蘇建和陳訴:其等因承辦警員淹滅證據及刑求逼供入人於罪,...

無罪推定非空談,人民行動拼正義(2011/08/13 蘇案平反行動大隊 聯合新聞稿)

【蘇案平反行動大隊  聯合新聞稿】 無罪推定非空談,人民行動拼正義 (攝影/陳文發)  建國百年,眾所矚目的「蘇案」已經邁入第二十年。 去年十一月十二日,高等法院第二次做出蘇建和等三人「無罪」的判決,並首次於判決書上明確承認蘇建和有被刑求之事實。但很快地,今年四月最高法院卻再次駁回高院判決。所有的審判程序,又要重新來過。 本案僅靠刑求取得的自白用以起訴與定罪,但所有的現場證據都無法證明蘇建和等三人與本案相關,唯一認罪的兇手,卻又早已被國家迅速槍決,而造成無法對質的困境。再更二審審理期間,透過刑事鑑定專家李昌鈺博士的現場重建,依血跡噴濺鑑定現場空間根本不可能容納多人行兇...

針對最高法院撤銷高院的無罪判決,蘇案律師團發表聲明(20110421)

[編按] 最高法院撤銷高院的無罪判決,將蘇案再次發回更審,這個案件將近入再審後的更三審,邁入第21年。律師團也隨即發表聲明,表示「失望痛心」,但「堅持平反,絕不終止!」,蘇案律師團全文如下(English Version )。同時,我們也將最高法院的判決摘要公佈於此(請見文末,可以下載),讓大家公評,這是不是恐龍法官所做出的恐龍判決?若您也贊同這樣的想法,請支持連署由司改會發起的「忍無可忍,我反對無可救藥的恐龍法官法 」。 我們認為證明三人無罪的證據,查了20年都還有「疑點」,證明被告三人有罪的證據,則是查了20年還拿不出來,台灣司法視「無罪推定」為無物,最高法院以案件尚有疑點而將全案發回,...

追尋正義二十年,蘇案無罪,真正的自由人回家了!(2010/11/12 蘇案平反行動大隊聲明稿)

2010.11.12 蘇案平反行動大隊聲明稿 追尋正義二十年, 蘇案無罪,真正的自由人回家了!     今天台灣高等法院刑事庭陳博志、劉興浪、陳德民三位法官就96年矚再更二字第一號蘇建和等盜匪案宣示判決,認定被告三人無罪,並撤銷第一審死刑判決。對此蘇案平反行動大隊發表聲明如下 一、    服膺真相,就是正義 蘇建和、劉秉郎和莊林勳等三人與汐止吳氏夫婦命案無關,有不在場證人共九人、真兇王文孝一人行兇的證詞、犯罪現場沒有任何與被告有關的證據、以及李昌鈺博士犯罪現場重建的鑑定報告,可茲證明。 蘇案二次的無罪判決證明,...

徐自強、劉秉郎、莊林勳與蘇建和的2014年新春感言

口述/徐自強、劉秉郎、莊林勳、蘇建和 文字整理/廢話電子報編輯部  編按: 對一般人來說,過年與家人團圓是再自然也不過的事,但是對於在看守所度過春節的人來說,過年的氣氛卻是格外難受的。這期電子報在春節前,我們製作了新春小專輯,邀請四位「前死刑犯」分享他們的新春感言。 徐自強,被認為涉入一九九五年的建商撕票案,沒有具體證據,僅憑其他人的自白就被判死刑。他的案子纏訟至今十九年,期間經歷九個死刑、五次非常上訴、一次大法官釋憲,徐自強也因此案被羈押十六年,二○一二年五 月十九日,因為適用於《速審法》羈押超過八年的規定而獲釋。 徐自強被關時,兒子剛上小學,兩年前他獲釋,兒子已經大學畢業了。他在獄中受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