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無法遏止犯罪

『事實上,相信死刑具嚇阻效用的那些人不瞭解人性。罪惡的激情不會比高尚的激情更受阻於對於死亡的恐懼。假如對死亡的恐懼擋得了人,世上既不會有偉大的士兵,也不會有偉大的運動家。我們欽佩這些人,他們在面對死亡時毫不遲疑。其他那些被別種激情所驅使的人也毫不遲疑。所謂處於極度激情中的人會因怕死而被約束,這種想法只是為了死刑而被創造出來的。』——羅貝爾·巴丹戴爾(Robert Badinter) 

死刑是治安的安定劑?
「法務部委託民意調查顧問公司進行死刑議題民調,調查報告日前出爐,七十六.七%民眾不贊成廢除死刑,八十五.二%認為廢除死刑將影響治安,顯示多數民眾仍認同死刑存在必要性,不希望全面廢除死刑,並擔心缺少死刑的威嚇性,社會治安會更差。……」[1]

從上述的新聞其實可以發現常常有人會宣稱透過死刑的執行可用來嚇阻犯罪並維護社會治安與安定,這是死刑必要性的一大展現,但事實來說真的是如此嗎?我們其實可以從幾個面向的觀點來看看死刑嚇阻力的真實。
 
死刑之前與死刑之後
全球目前已經有過半數國家102個國家全面廢除死刑。全球共計有140個國家廢除或實務上停止執行死刑。[2]廢除死刑甚至已經可以稱得上是一種國際共同努力向前的目標。當然廢除死刑並非為了順應國際潮流,而是,我們可以從其他國家的經驗統計跟歸納出一些我們應該了解的事實。

在美國有十七州已取消死刑,我們可以從相關的統計資料發現,就2009年而言,維持死刑的州每十萬人有5.26人被殺害,廢除死刑的州則是4人左右;同年,在廢除死刑的十五州當中,只有新墨西哥州與密西根州的殺人率超過這個數值,這兩州甚至只在全國分別排名第三與第七。[3]我們更可以拿有死刑的路易斯安納州來說,在1996-2011年期間,路易斯安納州年年穩居全美殺人率第一名,年平均殺人率高達12.6![4]這可以告訴了我們:廢除死刑各洲的平均遭殺害的比率並未因廢除死刑而上升,反而呈現下降趨勢,更令人值得注意的是廢除死刑的各洲之殺人率低於維持死刑的那些州。我們當然也必須拿廢除死刑前後的國家來看,不丹、烏克蘭、塞爾維亞、菲律賓在完全廢除死刑後,殺人率不升反降[5],更不用說在2008年殺人率最低的十個國家,前三名全都是已經廢除死刑的國家—冰島、摩納哥、帛琉。他們三個國家可以說是並列第一,因為他們在這一年都沒發生殺人案。[6]在統計資訊如此充足的情況下,我們其實可以很清楚的理解到,死刑所含有的威嚇力是微乎其微的,既然如此,政府堅持的理由何在?
 
死刑是人民的安全感還是政府的安全感?
我們如果有關注近幾年執行死刑的時程以及重大殺人案件發生的間隔,就必須得問自己「死刑真的能夠有效嚇阻犯罪嗎?」。2012年12月1日湯姆熊割喉案發生;2012年12月21日時任法務部長的曾勇夫處決6名死囚;2012年12月23日中和槍擊案與三重情殺案發生;2013年2月八里雙屍命案發生。又,2014年4月29日時任法務部長的羅瑩雪處決5名死囚;2014年5月21日發生北捷無差別殺人案。其實可以看出執行死刑似乎沒辦法遏止重大犯罪。而在這些事件之前社會上都發生了一些重大的政治事件,2012年6月林益世弊案爆發;2012年11月檢察官陳玉珍重大貪瀆弊案爆發;2014年3月18日反服貿、佔領立法院行動;反核佔領忠孝西路,時任台北市長的郝龍斌下令水車強制驅離,造成多人受傷。這些重大事件的發生與執行死刑的時機都十分接近跟敏感,會是巧合嗎?如果不是,執行死刑,會不會是執政者的政治工具?
 
死刑不是安定劑,被害人保護才是解藥
張娟芬在《殺戮的艱難》一書中提到:在談死刑時,常常遇到聽眾問:「廢除死刑後要如何照顧被害人家屬?」每每令他哭笑不得。難道現在不用照顧嗎?只要死刑不廢除,就不用照顧被害人家屬了嗎?果真我們現在就是在用死刑照顧被害人家屬!可是絕大多數的案件的被害人家屬還健在,他們需要支持系統;絕大多數案件的被害人與家屬,也沒有得到死刑的安慰。死刑沒有嚇阻犯罪,倒是無謂地轉移大眾的注意力,也阻礙了大眾對被害人保護系統的關切。沒有一個社會是零犯罪的,成為被害人的風險永遠都存在,遇上倒楣事的可能是妳,可能是我。如果我們的社會有完善的被害人支持系統,那就是說,萬一不幸的事發生在我身上的時候,整個社會會投注資源來幫助我,等於所有人跟我一起承擔風險。這樣的社會才能令我們有安全感。[7]

    最後的最後,我們還是必須提醒一件事,主張廢除死刑並不代表主張犯罪可以免刑,即使廢除死刑,仍然有無期徒刑、有期徒刑等自由刑對犯罪者實施懲罰,懲罰並沒有隨之消失,只是我們的懲罰更加有人性、有保障。

[1] 〈法務部民調〉7成6民眾反對廢死(自由時報)
[2] 2015全球死刑報告:死刑執行人數達25餘年來最高峰,數量激升令人擔憂(國際特赦組織)
[3] 死刑資訊中心:沒有死刑的州謀殺率較低
[4] 美國各州關於死刑資訊的統計(死刑資訊中心)
[5] 各國死刑資訊的統計(the guardian)
[6] 同5
[7] 張娟芬,《殺戮的艱難》,P.157~158